王芳:昆曲是我心中的“戀人”

2020年01月15日08:14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王芳:昆曲是我心中的“戀人”

王芳,她兩度摘得中國戲劇梅花獎,還獲得了文華表演獎,是當代昆曲藝術的代表性人物,同時還頭頂全國勞模、四屆全國人大代表等諸多光環。在數十年的堅持與守望中,她見証了昆曲藝術的衰微、復蘇與再度繁榮。(資料圖片)

記者眼前的王芳,說起話來柔聲細語,不疾不徐,時而微微蹙額,時而莞爾一笑,一如她在昆曲《牡丹亭》中塑造的杜麗娘,渾身散發著雅、秀、美。

日前,江蘇省文藝名家進京展演王芳昆劇蘇劇專場亮相北京梅蘭芳大劇院。演出間隙,記者在劇院后台見到了這位昆曲名家。

王芳扮相俊美秀麗,唱腔委婉動聽,表演精致細膩,是兩屆中國戲劇梅花獎得主,同時還頭頂全國勞模、四屆全國人大代表等諸多光環,可言談間,她絲毫未提及自己的那些“資本”與“榮譽”,講述的全是自己與昆曲的種種糾葛與纏綿。

王芳天生一副好嗓子,從小能唱會跳,同學們都叫她“高音喇叭”,宣傳隊,聯歡會,需要唱歌的地方,都少不了她的身影。14歲那年,蘇州昆劇團到學校招人,她從幾千人中脫穎而出。理工科出身的父母,說什麼也不同意女兒吃“開口飯”。劇團的領導“三顧茅廬”來家訪——他們實在舍不得這麼一個好苗子。拗不過劇團領導的執著,王芳的父母最終同意她進劇團。

學戲的過程是苦澀的。冬天,在窗戶玻璃破碎的房間裡練功,手生了凍瘡也得咬牙拿大頂﹔夏天練功,戲服舍不得穿,隻能把用麻袋片改做的“戲服”套在身上,汗水濕透了“戲服”,第二天還沒干就得繼續穿上﹔唱戲要勒頭,王芳一勒頭就頭暈嘔吐,為了鍛煉自己,她就勒著頭睡覺……不過,王芳說:“隻要喜歡,就不覺得苦和累,反而樂在其中!”

這份“自得其樂”,讓王芳比別人多了一份執著。20世紀80年代中期到90年代末,跟其他戲曲一樣,昆曲觀眾銳減,市場萎縮,不少劇團紛紛解散。票賣不出去,蘇州昆劇團就免費演,同時放個箱子在門口,觀眾可以自願給錢。可王芳發現,“演了幾場后,台上的演員比台下的觀眾還多,那一刻,很心寒”。

為了生計,跟王芳同時進團的演員,走了一半。王芳也在婚紗攝影樓兼職干起了化妝師,不過她沒有放棄昆曲,每天都堅持練功、吊嗓子。

生活的磨礪,讓王芳的表演更具張力。1995年,32歲的她,憑借昆劇《尋夢》《思凡》和蘇劇《醉歸》摘得第十二屆中國戲劇梅花獎。這份榮譽,讓她覺得自己多了一份責任。為了守護昆曲,她辭去了月薪3000元的化妝師工作,回到了劇團,領著月薪不到200元的工資。

守得雲開見月明。2001年昆曲被評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國家對昆曲的保護力度隨之加大,昆曲從落寞中逐步走向復蘇,王芳也一步步走上個人藝術生涯的頂峰。

2004年,蘇州昆劇團復排大型昆劇《長生殿》,將該戲百余年間未演出過的很多折子重新搬上舞台。當年2月,《長生殿》在台灣首演,一炮走紅。隨后,在北京的演出同樣取得了空前成功。一些戲迷甚至追著劇組到處跑,一遍一遍反復看。一些影視明星也被吸引進劇院看昆曲,陳道明看完《長生殿》甚至托人找到王芳,希望要一張她的簽名照。“作為傳統戲曲演員,我感受到昆曲受到空前的重視。”王芳忘不了在那之前的二十年,送票請人看戲,別人都不願來。談及往事,她感慨萬分。憑借在《長生殿》中的出色表現,2005年,王芳“梅開二度”,獲得第二十二屆中國戲劇梅花獎。

近些年,在戲曲界,“創新”成為高頻詞。為了吸引觀眾,一些人和機構以“創新”為名,有的修改程式,有的調整唱腔,有的甚至讓戲曲演員穿上比基尼。王芳對此不以為然甚至憂心忡忡,她以昆曲為例說:“昆曲最大的魅力就是含蓄之美,好的演員應該去引導觀眾欣賞昆曲的內在美,而不能為了迎合觀眾把昆曲藝術最本源的東西丟掉,昆曲經典的內涵是不能輕易篡改的。”

王芳曾多次隨團到國外演出。出國前,她也想當然地以為外國觀眾不愛看傳統昆曲,因為傳統昆曲唱詞為文言文,節奏也比較緩慢,所以傾向在國外多演《三打白骨精》之類的武戲。可是,演了幾次后她卻發現,外國觀眾並不買賬,他們堅持要看文戲,很多外國觀眾還要求別打字幕,說字幕會干擾他們欣賞演員的呼吸和眼神。

王芳師承多位傳字輩、繼字輩的昆曲名家。她的那些老師,大都七八十歲了。師傅們早已芳華不再,可他們年輕時的演出大都沒有記錄下來,有的甚至連一張演出的照片都沒留下,這讓王芳十分遺憾。因此,作為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昆劇)代表性傳承人,最近幾年王芳把更多精力投向昆曲的傳承保護和青年演員的培養上。

在蘇州市委宣傳部的支持下,王芳成立了個人工作室。工作室的兩名90后,跟隨拍攝記錄她日常的演出、排練、教學內容。這次在北京梅蘭芳大劇院舉辦的王芳專場演出中,他們第一次進行了網絡直播,點擊量達50萬。

“江南有幽蘭,生長姑蘇間。《牡丹亭》中恨,《長生殿》裡緣。舞低虎丘月,歌盡水磨弦。妙傳《霓裳》曲,清香動人寰。”戲迷創作的這首詩,是對王芳藝術人生的生動寫照。在數十年的堅持與守望中,王芳見証了昆曲藝術的衰微、復蘇與再度繁榮。她說:“昆曲是我的精神支柱,也是我心中的‘戀人’,我這輩子都會追隨她。”(記者 韓業庭)

(責編:劉穎穎、丁濤)

推薦閱讀

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見証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見証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

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
人民網文化頻道與“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媒體團一同實地走訪六大書院,深入挖掘書院文化中蘊含的豐富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討書院參與地方及國家文化建設的作用、貢獻,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 人民網文化頻道與“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媒體團一同實地走訪六大書院,深入挖掘書院文化中蘊含的豐富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討書院參與地方及國家文化建設的作用、貢獻,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