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回家的路有多長

2020年03月26日22:06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編者按:“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為鼓舞抗疫斗志,堅定抗疫信心,人民網聯合《中國作家》雜志社聯合發起“人民戰‘疫’”征文,向全國作家和網友發出邀約,鼓勵大家用手中的筆,記錄這場防疫阻擊戰中值得銘記的時刻。優秀作品將在人民網文化頻道“人民戰‘疫’”專欄、“學習大國”微信公眾號、人民網文娛部微信公號“文藝星青年”以及《中國作家》雜志社官方微信公號、紀實版正刊陸續發布。

這次的新冠病毒肺炎,作為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覆蓋全球,席卷了近乎每一個國家,所以每個人都或多或少地感受到了其恐怖之處。有人說過一句特別打動人的話:不是很多人的死亡讓我們落淚,而是一條生命的逝去,重復了很多很多遍,很多的家庭被病魔強行分割開來,這樣一想,才讓人流下眼淚。

當疫情剛剛開始在國內蔓延的時候,我還在曼徹斯特附近的一個小鎮安心地讀書,當時的英國還算是安全,所以我決定呆在那裡繼續學習,不過也時刻注意著祖國的情況,畢竟我的父母與親戚還有我的很多朋友都還在國內,我的心裡是很惦記他們的,在這個時候,我的中國同學們也都覺得呆在英國是比較理智的決定,因為當時歐洲的疫情遠遠沒有國內嚴重,所以大家也就各自安心繼續讀書,繼續照常生活。

直到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的發言,事情發生了轉變,使得我們學校幾乎所有的中國留學生改變了想法,覺得此地不宜久留。Boris在當地時間3月12日的眼鏡蛇緊急計劃委員會會議中提出,英國政府知道確診病例將會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裡急劇上升(這還是建立在確診人數遠低於真實患病人數的前提下),他指出請很多家庭做好失去自己至親的准備,所以英國的抗疫目標不再是盡量控制,而在於“拖”疫情以及將高峰期的時期盡可能的延后,以此獲得更多醫學研究的時間以及更多醫院的床位。另外,請患者自行在家隔離,除非重症否則不要去醫院,公眾大型聚會和上學也沒有必要停止,因為其對於疫情控制的影響是很小的等等。 我了解到中國抗疫的方法是盡早隔離盡早治療(在這點上我必須對我國的醫護人員致以崇高的敬意!他們拯救了無數的生命!)。當時,意大利已經封城並且向中國求援,塞爾維亞也向中國求援,德國關閉了所有學校,法國也封鎖了部分城市,限制了大型集會,好多國家也封鎖了邊境。

3月13日,英國政府的首席科學顧問Patric告訴BBC,英國政府的長期抗疫方針是讓至少60%的英國人感染上新冠肺炎,並且理想狀態下最好全部是輕症,這樣的話他們甚至不用撥打求助熱線也不用去醫院,自愈就完事兒了,進而讓整個英國獲得herd immunity(這個詞就在前幾天的生物考試上剛剛考完,沒想到這麼快就用上了)聽完之后我實在是無語。

說回正題,其實自己當時就有回國之心了,更何況中國在抗擊疫情這方面的效率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就在病毒即將在英國肆虐、我想要盡早離開的時候,由於英國政府還沒有宣布停課,我們學校竟然建議我們外國學生最好不要離開。緊接著,還有同學因為在上課時戴口罩被老師陰陽怪氣了一頓並且明令禁止不讓上課的時候戴口罩,可是明明隻有上課的時候唾沫星子橫飛的次數最多啊!真就不怕死唄。后來我才知道,他們不是不怕死,是真心覺得戴口罩屁用沒有,為此我還跟我的生物老師和經濟老師爭論過一番……(不過他們覺得口罩沒用或許可能跟他們的戴口罩方式有關系,很多西方人戴口罩貌似是不遮鼻子的,果真是隻用“口罩”來“罩口”啊。)

接下來那幾天,我的好幾個同學訂了回國的機票,紛紛請假,回到了祖國的懷抱,而我,也慌了神兒。幸好我們學校也與時俱進地修改了建議,希望所有外國留學生盡快回到自己的國家。於是我讓父母趕緊給我改機票,盡量訂到直飛北京的機票,避免在其它地方轉機出現不可控的情況。那幾天,他們幾乎不眠不休,晝夜顛倒地刷機票,終於為我搶到了一張從倫敦直飛北京的機票。(在此感謝我的父母,這已經是我生命中他們第N次幫助我了,N>無限)

就在我出發的前一天,英國所有的學校正式停課封閉。我想買一些路上吃的東西,結果小鎮上三個超市幾乎被一掃而空了,啥也沒買到。看來當地居民已經做好了危機來臨的准備。

3月21號早上六點整,我起床,洗了個熱水澡,吃了兩桶泡面(因為學校的早飯八點整才開)八點整,我最后檢查了一遍所有的行李,護照、BRP卡、信用卡、現金,戴上了所有防護用品,包括護目鏡、手套、口罩、雨衣。為了做好上飛機十個小時不去一次廁所的准備,我特意給肚子裡灌滿了水,意欲在上飛機之前排空自己,然后就踏上了學校派發的校車,出發啦!

將近五個小時車程過后,我終於到了倫敦希斯羅機場,我反倒覺得沒有想象中那種敦刻爾克大撤退的感覺,可能還沒有正常時候的首都國際機場人多呢。

在機場,學校的司機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一直陪著我辦理登機牌與托運行李。如果我的航班被臨時取消,他會把我接回學校。我注意到,除了東亞人長相的人(估計全是中國人)以外,沒有一個西方面孔長相的人在戴口罩,包括與我隨行的學校司機,更多只是在戴著手套,防護完全沒有做到位。再仔細觀察周圍,很多中國人竟然穿著無比專業的太空服(防護服),對此我很是佩服,因為光是帶著護目鏡和口罩還有手套的我就已經悶得不得了了,更別說一整身不漏風的防護服了。

當地時間晚上六點多,經過排隊、安檢、我終於登上了回國的航班。在十個小時的漫長飛行裡,原本的飛機餐也變成了盒裝的簡餐,空姐們也穿上了厚重的防護服。

本打算讓護具全程封閉,可我還是沒抵御住食物的誘惑,打開了餐盒、摘下了口罩吃了兩頓,不過好在我憋住了排泄物對於出口的沖擊,沒去廁所,要知道飛機上的廁所可是整架飛機最臟的地方。值得一提的是,我每三小時就會換一副手套和口罩,以此保証護具的功效依然是Maximum。

北京時間3月22日中午十二點整,飛機降落在首都國際機場——總算踏實了!我打開手機給爸媽報了平安,由於戴著手套,所以打字格外地艱難,經常打錯字。下午一點半的時候,我下了飛機。聯想到我有個落地后硬生生在飛機上坐了五個小時的朋友,我頓感慶幸,運氣還算比較好,沒有在飛機上坐很久。

在機場,我填了一張表格,關於我的個人詳細信息,方便安排我到距離家盡量近一些的酒店。兩點整的時候,我過了海關。在宇航員們的重重防線之下——從上飛機之前到下飛機一共進行了七次體溫檢測,兩次身體狀況問卷。經過了這幾輪檢測,我上了大巴,下午兩點半到了新國展。在新國展,有著更多的宇航員分成很多個區,我也自然而然地來到了我們家住址所在的區,等待進一步分配。

排隊登記完畢,下午三點半,我又一次坐上了大巴。當天下午,北京氣溫超過二十度,由於全身的衣物都裹得嚴嚴實實,再加上大巴上的空調不能開,以防止交叉感染,我簡直是熱得不行,再加上,我坐在擁擠狹窄空間裡實在是太久了,導致我的情緒無比的煩躁。

大巴車穿行在稍顯空曠的城市中,窗外的街道似曾相識,車上的人被沿路放在幾個不同的酒店,到最后剩我一個人了。六點半左右,大巴車終於停下來,我終於到達了隔離酒店。

進入酒店,平常的那些前台人員和正常的酒店工作人員已經全部被全副武裝的宇航員們所代替,十四天的食宿,一共是6940人民幣的費用。前台牌子上寫著四個字“歡迎回家”,太感動了!我回家啦!

確認我的個人信息后,入住手續辦理完畢,晚上八點整,我終於可以進入酒店房間啦,強撐著困意,我把全身上下從裡到外的衣物全部脫下,放入一個大塑料袋,沖了澡、吃了飯、直接睡覺了。

從離開英國的學校,到進入北京酒店房間,一路奔波,歷時28個小時,這也是我15年人生中第一次獨自一人跨國飛行,盡管回家的路如此漫長,但與其他同學相比,我已經算是很幸運了。

3月23日早上起床,我開始了為期兩周的隔離生活的第一天。在接下來的十四天,我不可以走出房間半步,否則將會重新開始計時。每天上報兩次體溫,一日三餐與洗漱用品會有工作人員送上來,垃圾也是由工作人員收走。辛苦了,宇航員們!

今天的我依舊處在隔離期中,還有十二天才可以見到我的父母……

最后,希望我的同學們都能夠各自順利地回到家中!希望全世界人民能夠齊心協力,團結在一起,共同戰勝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責編:韋衍行、丁濤)

推薦閱讀

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
人民網文娛部發起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現向廣大文藝工作者發出號召,鼓勵文藝工作者用文學、美術、書法、攝影、曲藝、戲曲、短視頻等形式,凝聚眾志成城的強大正能量,為抗擊疫情貢獻自己的力量。
【詳細】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 人民網文娛部發起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現向廣大文藝工作者發出號召,鼓勵文藝工作者用文學、美術、書法、攝影、曲藝、戲曲、短視頻等形式,凝聚眾志成城的強大正能量,為抗擊疫情貢獻自己的力量。 【詳細】

戰“疫”公益海報展示
為積極配合做好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文化和旅游部藝術司、人民網共同發起,聯手多位知名設計師和十家美術學院,開展疫情防控相關主題海報設計公益活動,為戰“疫”凝心聚力。
【詳細】戰“疫”公益海報展示 為積極配合做好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文化和旅游部藝術司、人民網共同發起,聯手多位知名設計師和十家美術學院,開展疫情防控相關主題海報設計公益活動,為戰“疫”凝心聚力。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