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故宮退休一年后開啟直播秀,單霽翔說了啥?

2020年04月26日07:15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從故宮退休一年后開啟直播秀,單霽翔說了啥?

單霽翔,作為第一個曾走遍故宮9371間古建筑房屋的院長,能夠清楚地說出故宮藏品數量到個位數﹔在其7年多的任期內,故宮成為一個超級大IP,受到無數觀眾的熱捧。

2019年4月8日,他卸任故宮博物院院長,漸漸淡出公眾視線。一年后,單霽翔出版了新書《我是故宮“看門人”》,首次完整記錄自己在故宮博物院工作點滴。日前,他也開啟了一場直播秀,講述了閱讀、工作中的點點滴滴。

炊事員、鉗工,“網紅院長”單霽翔的前身

每個讀書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讀書故事。單霽翔也是如此。

他的父親是個讀書人,一直鼓勵孩子們讀書,並帶著他們去參觀北京和各地的文物古跡。1969年,15歲的單霽翔去農村種過菜。1971年回到北京后進入北京無線電器件廠當工人,兩年半當食堂炊事員,剩下的五年半是機修鉗工。

修理一些專業儀器設備,需要自然科學知識,這就逼著單霽翔去惡補這方面的知識。“當時年輕,業余時間也是希望讀一些文學作品,像《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這些書都讀過。也經常到別人宿舍,翻到外國小說就賴了借來讀兩晚,這時期讀了不少世界名著,對后來人生裨益頗多。”

之后,單霽翔進入大學。作為改革開放后的第一批本科生,他又獲得公派留學日本的機會。留學期間去的最多的地方還是書店。“我記得當時是一下課就去圖書館佔座兒,再去食堂吃飯,這也養成了我耐得住寂寞,讀書成為人生習慣。”

而一到暑期,他則選擇去文明古國和歷史名城參觀,像希臘雅典、意大利羅馬、法國巴黎等等,“這些都對我后來的工作幫助很大。”

他回憶,畢業回國時,自己27箱行李中有24箱書。回國后,他參加了城市規劃工作。在北京市規劃局的最后一個項目是北京申辦2008年奧運會。這項工作結束后就被調動到國家文物局。

在擔任國家文物局長期間,他跟隨兩院院士吳良鏞先生讀博士,“我已經48歲,跟年輕的同學在一個教室讀書,這培養了我在讀書過程中怎麼抓緊時間,利用一切空閑時間來完成學習目標。”

就這麼邊讀書、邊實踐,2012年,單霽翔成為故宮博物院院長。這之前,他已經當了十年的國家文物局局長。

推動建立賈島圖書館

說到閱讀,單霽翔還對一件往事印象深刻。4月23日是世界讀書日,就在8年前的這一天,他宣布賈島圖書館在北京京郊誕生了。

推動這所圖書館建成的,正是單霽翔。他曾去過雲南騰沖的和順圖書館,很多農村孩子通夠農村圖書館文化氛圍的熏陶,成為棟梁之才,圖書館所能發揮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捐贈的書慢慢匯集起來,三萬冊中,大概有一萬冊是我捐贈的。”單霽翔分享了一件趣事,“當時我的家裡,很多地方都被書堆著,沒辦法打掃。我夫人就說這些書究竟是看的,還是堆在那裡的?十年前堆在下面的書,究竟是什麼書你還記得嗎?”

一番話提醒了單霽翔,於是花了七天時間把那些圖書進行整理,打包以后捐贈給賈島圖書館。將來這個圖書館成規模以后,能夠真正發揮它的作用。

當然,他也沒忘了呼吁,“也希望我們的讀者朋友,如果有堆在那裡的書,可以送到我們的賈島圖書館來。”

文化遺產如何“活起來”?

單霽翔經常說,自己也沒想到,年輕時一直在北京的四合院居住,退休前最后一個崗位,是來到北京最大的四合院看門。

故宮擁有豐富的文物藏品,接待著數量龐大的觀眾,“看門人”責任重大。“故宮博物院的館舍宏大,但是我看到大部分區域並未開放﹔故宮博物院的文物藏品豐富,但是我看到99%的文物藏品在庫房裡面沉睡,展出的文物不到1%﹔故宮博物院的觀眾最多,但是他們沒有享受到應有的待遇。”這都是當年單霽翔需要解決的問題。

“如何叫文化遺產活起來,我理解就是叫它們走入今天人們的社會生活,成為促進我們社會發展的積極力量。”單霽翔說。

故宮開始了環境“大清理”、“大整治”,一下騰出很多空間,原先堆在一處的毯子、門帘,熏蒸消毒后放進專門的織繡庫房。在大掃除后,非開放區域的雜草也被拔干淨了。

有安全隱患的臨時建筑統統拆掉,路面不再坑坑窪窪。暢音閣開放了,南三所重現原貌,南大庫區域變成家具館……就連午門雁翅樓2800平米的巨大空間,也變成了頗富魅力的臨時展廳。

進入這所博物館后,人們不是一味沿著中軸線往前走,而是有了更多選擇。

故宮,是世世代代的故宮

從2012年走馬上任,到2019年4月退休,單霽翔大概執掌故宮七年。在這段時間內,故宮一改往日的嚴肅,有了性格、更接地氣。

故宮建立起文物醫院,“數字化”有序推進。文物們開始集體賣萌,借著文創的熱潮,收獲一大波粉絲。膠帶、抱枕、彩妝、行李牌……幾乎出一款火一款,這也成為故宮越來越富有生活氣息的體現。

在任期間,人們稱他為“故宮掌門人”,他卻始終更樂意叫自己“故宮看門人”。

“每天早上8點,我都要向西沿故宮巡查一圈。你們說我是第一個走遍故宮房屋、第一個將故宮藏品數量精確到個位數,我想這是‘看門人’應該做的。有家媒體看我總穿布鞋,問這布鞋好買嗎?我回答是在網上買了20雙。於是就演繹出了‘上任之初的5個月內,穿壞了20雙鞋’的故事。實際上,在故宮‘看門’這些年,我穿了也不止20雙鞋。穿著布鞋走在宮裡,當朝霞滿天的時候,當日落西山的時候,當月亮升起的時候,望著故宮,我心底就漫出一種靜靜守護故宮的幸福。”這段動情的敘述,來自單霽翔新書《我是故宮“看門人”》的后記。

在4月23日的直播中,他也談到了自己的新書,並對三位推薦人謝辰生、耿寶昌、吳良鏞表示感謝,“幾十年來,他們巨大的手強有力地推動著我,不斷前行。”

“總之,慢慢我就養成了一個習慣:把工作當學問做,把問題當課題解。”單霽翔說,工作要想提升,必須要帶著研究的精神來進行工作的推動,“我們會面對很多問題,不能回避、躲開,要當做課題一樣把它們解開。”

如今,“把一個壯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給下一個600年”的目標已經實現。單霽翔說,故宮不是故宮人的故宮,是全國的故宮、世界的故宮﹔故宮不是今人的故宮,是世世代代的故宮,“要把它守護好。”(記者 上官雲 應妮)

(責編:杜佳妮、丁濤)

推薦閱讀

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
人民網文娛部發起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現向廣大文藝工作者發出號召,鼓勵文藝工作者用文學、美術、書法、攝影、曲藝、戲曲、短視頻等形式,凝聚眾志成城的強大正能量,為抗擊疫情貢獻自己的力量。
【詳細】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 人民網文娛部發起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現向廣大文藝工作者發出號召,鼓勵文藝工作者用文學、美術、書法、攝影、曲藝、戲曲、短視頻等形式,凝聚眾志成城的強大正能量,為抗擊疫情貢獻自己的力量。 【詳細】

戰“疫”公益海報展示
為積極配合做好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文化和旅游部藝術司、人民網共同發起,聯手多位知名設計師和十家美術學院,開展疫情防控相關主題海報設計公益活動,為戰“疫”凝心聚力。
【詳細】戰“疫”公益海報展示 為積極配合做好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文化和旅游部藝術司、人民網共同發起,聯手多位知名設計師和十家美術學院,開展疫情防控相關主題海報設計公益活動,為戰“疫”凝心聚力。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