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大團圓結局?寶釵不是丑角?《紅樓夢》還有哪些謎團

2020年05月15日07:51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沒有大團圓結局?寶釵不是丑角?《紅樓夢》還有哪些謎團

“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紅樓夢》是中國文學史上的一部巨著,內容之豐富、架構之宏大、文筆之細膩,遠非尋常作品可比。

日前,首都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段啟明現身《國博好課》直播,帶來一場“從《西廂記》到《紅樓夢》”的精彩講座。也是在這次直播中,他條分縷析地講述了《紅樓夢》對“西廂故事”的引用,以及曹雪芹的種種神來之筆。

不存在“大團圓”結局?

在《紅樓夢》二十三回中,有一個重要情節是“寶黛共讀《西廂記》”,兩個人一起讀書,桃花飄落在書上、身上,是個相當美好的場景。

在這裡,賈寶玉給了《西廂記》一個很高的評價“真真這是好書!你要看了,連飯也不想吃呢”,林黛玉接過書一看,結果是“越看越愛看”。

“兩個人都為《西廂記》陶醉。共讀《西廂記》的過程,表現的是寶黛擁有一種濃厚的共同興趣愛好,而不是僅僅因為反封建才有了愛情。”段啟明稱。

另外一個細節,則有可能暗示了《紅樓夢》的結局。在庚辰本中,提到林黛玉“不到一頓飯功夫,將十六出俱已看完”,但是在程乙本卻有了改動,“不頓飯時,已看了好幾出了”。

《西廂記》的版本中,金聖嘆的“金批本”流傳極廣,清代乾隆時期正是其盛行之時。金聖嘆認為,《西廂記》第五本不是王實甫的原作。而《紅樓夢》中若干次引用《西廂記》原文,據段啟明查証,全部是根據金聖嘆的本子。

這樣一來,金批本中的《西廂記》原作就隻有前四本,每本四折,共計十六折。曹雪芹這裡寫林黛玉“將十六出俱已看完”,也在代表著認可前四本。而前四本最后,是一個悲劇結局。沒有《西廂記》第五本的大團圓結局。

聯系到曹雪芹對自己作品結局的處理,他對大團圓結局應該是否定的。在通行本120回《紅樓夢》中,后四十回提到“沐皇恩賈家延世澤”,段啟明認為,這大概不是曹雪芹的本意。

但后四十回所作出的貢獻仍然巨大。“一方面完成了寶黛的愛情悲劇,也令整個《紅樓夢》成為一個完整的作品。”段啟明說。

薛寶釵在林黛玉心中不是丑角

也是從第二十三回開始,讀者們發現,《西廂記》的內容越來越多地出現在《紅樓夢》裡。薛寶釵和林黛玉關系的轉變,也與此有關。

一次,在酒席宴會上行酒令時,林黛玉害怕被罰,無意間說出“紗窗也沒有紅娘抱”等《西廂記》中的內容。薛寶釵聽了,便回頭看著她。

到了第四十二回寫到,薛寶釵找到林黛玉,勸她“既認得了字,不過揀那正經的看也罷了,最怕見了些雜書,移了性情,就不可救了”,一席話說的黛玉垂頭吃茶,心下“暗伏”。

段啟明認為,薛寶釵按照自己的人生觀,認為這種書不能看,連作詩識字都是多余的。她當時對林黛玉的勸誡是善意的,也就感動了林黛玉。

從第四十二回以后,薛寶釵和林黛玉之間的關系變得非常融洽。這種狀態,也讓賈寶玉驚奇不已,有一次便引用《西廂記》中“是幾時孟光接了梁鴻案”,很含蓄地向黛玉詢問,才知道其中原委。

實際上,有關薛寶釵、林黛玉的爭論從清朝時期就有。有的人“揚黛抑釵”,有的人“揚釵抑黛”。段啟明說,從引《西廂記》這句話看來,薛寶釵在林黛玉心目中並不是一個丑角,並不是壞人。在賈寶玉的心目中也是如此。

更深層次反映的,則是在曹雪芹的心目中,黛玉、寶釵並不是一個“好”、一個“壞”,這就是他筆下塑造的兩個藝術形象,可以賦予二者不同的美學特征,但她們都是美的。

此外,在《紅樓夢》第五回,出現一個人物“兼美”,具備林黛玉和薛寶釵的特質。在金陵十二釵的判詞中,林黛玉和薛寶釵也是合寫在一首判詞裡。所以,俞平伯先生才提出“釵黛合一”論。

《紅樓夢》裡的多元審美

不只是寶釵和黛玉,整本《紅樓夢》表現出的都是一種多元化審美。

段啟明舉例,第十八回寫到元妃省親,真真是“珠寶乾坤,琉璃世界”,連元妃自己都說太奢侈。

這反應的是一種熱烈、華麗的場面。可就在寫這一切的同時,書中也寫到元妃見到祖母、母親等親人時,有過一段泣訴。這樣的寫法,總是把熱烈的和清幽、柔美的結合在一起。

再比如,第四十三回,大家湊在一起熱熱鬧鬧地給王熙鳳過生日,觥籌交錯。結果賈璉出了問題,鬧得烏煙瘴氣。緊接著卻又寫到平兒理妝的情節,寫到賈寶玉的體貼,形成鮮明對比。

讀者在欣賞《紅樓夢》時,經常可以看到類似情節冷熱緊湊相應的結合在一起,體現的還是一種審美的多元化。《紅樓夢》這種特殊的美學追求,就是它的一種風格。

引用《西廂記》還有哪些作用?

當然,《西廂記》在《紅樓夢》中的作用,並不只是上述幾點。在一些回目中,也起到了推動情節、表達人物內心的作用。

有一次,寶玉和黛玉開玩笑,說了一句“我就是個‘多愁多病身’,你就是那‘傾國傾城貌’”,又當著紫鵑的面說“若共你多情小姐同鴛帳,怎舍得疊被鋪床?”,結果,林黛玉又發火了。

在那個時代,寶黛愛情的表達是一個巨大的困難,在林黛玉心中也是深深埋藏的。賈寶玉忘情之間說的這些話,以及林黛玉的氣憤,恰恰表現了人物心理。

“《紅樓夢》寫人物心理是用一種點染的手法。引兩句《西廂記》,這都是一種表達。”段啟明認為,這正是《紅樓夢》寫人物心理活動的特點。所謂的神來之筆,寫出人物神韻。

“對曹雪芹,我們要敬畏巨人。《紅樓夢》是一部小說,更是一部非常了不起的文化巨著。”段啟明稱。(記者 上官雲)

(責編:杜佳妮、丁濤)

推薦閱讀

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
人民網文娛部發起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現向廣大文藝工作者發出號召,鼓勵文藝工作者用文學、美術、書法、攝影、曲藝、戲曲、短視頻等形式,凝聚眾志成城的強大正能量,為抗擊疫情貢獻自己的力量。
【詳細】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 人民網文娛部發起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現向廣大文藝工作者發出號召,鼓勵文藝工作者用文學、美術、書法、攝影、曲藝、戲曲、短視頻等形式,凝聚眾志成城的強大正能量,為抗擊疫情貢獻自己的力量。 【詳細】

戰“疫”公益海報展示
為積極配合做好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文化和旅游部藝術司、人民網共同發起,聯手多位知名設計師和十家美術學院,開展疫情防控相關主題海報設計公益活動,為戰“疫”凝心聚力。
【詳細】戰“疫”公益海報展示 為積極配合做好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文化和旅游部藝術司、人民網共同發起,聯手多位知名設計師和十家美術學院,開展疫情防控相關主題海報設計公益活動,為戰“疫”凝心聚力。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