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桂春的“奇遇”背后是人與城市的溫情互動

2020年07月02日09:14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吳桂春的奇遇背后是人與城市的溫情互動

  戀戀不舍地給公共圖書館寫一封“離別信”,卻意外收獲這座城市熱情洋溢的“挽留書”。最近,在東莞務工的吳桂春頗具戲劇性的奇遇,引發了社會關注。

  此前,因疫情失業而准備返鄉的他,給常去的東莞圖書館寫下留言:“雖萬般不舍,然生活所迫。余生永不忘你東莞圖書館,願你越辦越興旺,識惠東莞,識惠農民工。”一時激發了不少共鳴。隨后,在當地人社部門的積極對接下,他順利通過了一家物業公司的面試,並且重新辦理了讀者証。一個人與一座城的溫情互動,就這樣得以延續。

  在吳桂春的故事中,最令人心動的,是其勾勒出的一名普通農民工鮮為人知的精神角落。很多時候,人們會下意識地將農民工等同於保潔阿姨、保安大叔等職業身份,其中關乎情感、精神和個性的層面則被淡化和模糊了。殊不知,在繁重工作之余,他們都可能像吳桂春一樣,有著自己的人文和藝術追求,會把《紅樓夢》反復讀上四遍。

  作家黃昱寧就曾分享道:有時快遞小哥到他們那裡,翻起一本書后卻怎麼都放不下來,於是誠懇地問她能不能送他看一下。其實從理性的角度來說,這些興趣並不能給他們帶來即時利益,不過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如此朴素的熱愛更顯純粹,也更值得被尊重和善待。對於一座城市來說,打破予取予求的冰冷“交易”模式,正視並回應他們的個性化需求,幫助農民工真正融入城市生活中,就顯得極為必要。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一些農民工與城市之間的關系顯得若即若離。他們在大城市打工賺錢,貼補家用,有些甚至是全家的經濟支柱。可是在埋頭苦干的同時,農民工與所在城市的情感連結卻比較疏離,在對城市歸屬感的培養上也有較大困難。他們的人際關系常常局限於老鄉與同事之間,與城市間的互動也隻能依托工作關系和消費場景。借用人類學家項飆有關“懸浮”狀態的表述,農民工有如“蜂鳥”一般,穿梭於打工城市與家鄉之間,卻難以找到真正的精神寄托。

  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這樣單一僵化的互動關系顯然亟待改善。一方面,這些年農民工的受教育水平和收入都有較大提升,越來越多的人會像范雨素和吳桂春一樣,不再滿足於單純的物質收獲,而是渴求拓展更多人生可能性。另一方面,由於許多人是獨自在大城市打工,在生活中會遭遇諸如鄉土文化與都市文化的沖擊,也可能經歷孤獨彷徨的時刻。對於他們來說,在文學藝術作品中尋找人生答案和心靈慰藉,更是多了一層現實意義。比如,60后農民工作家尤克利就坦言,他深知邊打工邊閱讀不易,但是正是自己在外的思鄉情緒激起了文學和寫作欲望。

  因此,對於城市來說,關注農民工的利益,除了要做好兜底工作,切實保障他們的基本經濟權益,還需要考慮完善文化類公共設施和服務,使其對外來人口更加友好。通過開放更多公共圖書館和社區圖書室,組織各類公益性文藝演出,搭建多種多樣的興趣小組和培訓課程,不僅能夠滿足他們的精神文化需求,還能幫助他們真正融入城市生活之中,而不再只是匆匆的過客。

  從吳桂春那句“不寫點東西都對不起圖書館,因為太愛了”和“識惠東莞,識惠農民工”,我們不難看出,這段經歷讓他對這個圖書館、這座城市都產生了強烈的認同感。這種溫情互動也讓我進一步確信,一個城市的溫度不隻在於對所謂高端人才的歡迎,也在於對小人物的關照。(任冠青)

(責編:孟麗媛、丁濤)

推薦閱讀

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
人民網文娛部發起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現向廣大文藝工作者發出號召,鼓勵文藝工作者用文學、美術、書法、攝影、曲藝、戲曲、短視頻等形式,凝聚眾志成城的強大正能量,為抗擊疫情貢獻自己的力量。
【詳細】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 人民網文娛部發起人民戰“疫”文藝作品征集,現向廣大文藝工作者發出號召,鼓勵文藝工作者用文學、美術、書法、攝影、曲藝、戲曲、短視頻等形式,凝聚眾志成城的強大正能量,為抗擊疫情貢獻自己的力量。 【詳細】

戰“疫”公益海報展示
為積極配合做好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文化和旅游部藝術司、人民網共同發起,聯手多位知名設計師和十家美術學院,開展疫情防控相關主題海報設計公益活動,為戰“疫”凝心聚力。
【詳細】戰“疫”公益海報展示 為積極配合做好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各項工作,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文化和旅游部藝術司、人民網共同發起,聯手多位知名設計師和十家美術學院,開展疫情防控相關主題海報設計公益活動,為戰“疫”凝心聚力。 【詳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