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文化

覓小雪詩意︱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韋衍行
2020年11月22日08:01 | 來源:人民網-文化頻道
小字號

今日,我們迎來冬季的第二個節氣——小雪。《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有雲:“十月中,雨下而為寒氣所薄,故凝而為雪。小者未盛之辭。”

作者:林帝浣(小林)

小雪有三候:“一候虹藏不見﹔二候天氣上升地氣下降﹔三候閉塞而成冬。”《禮記》注曰:“陰陽氣交而為虹。”古人認為,一侯陽氣上升,陰氣下沉,使得虹藏而不見﹔二候天空中陽氣繼續上升,地中的陰氣下降更甚,導致天地不通,陰陽不交,所以萬物失去生機﹔由於天氣日益寒冷,生長幾近停止,致三候“閉塞而成冬”。

唐代詩人元稹就曾在《小雪十月中》寫道,“莫怪虹無影,如今小雪時。陰陽依上下,寒暑喜分離。滿月光天漢,長風響樹枝。橫琴對淥醑,猶自斂愁眉。”首聯和頸聯便寫到了小雪的一候和二候。另一位詩人徐敞也在其作品《虹藏不見》中也有類似表述,“迎冬小雪至,應節晚虹藏。”

新雪初降 煮酒、出游兩相宜

小雪是寒冷天氣的開始,但初冬的雪下得還不太大。唐代詩人戴叔倫的《小雪》雲:“花雪隨風不厭看,更多還肯失林巒。愁人正在書窗下,一片飛來一片寒。”全詩平淡、自然卻不失輕盈。隨風飛舞的雪花讓人百看不厭,消失在山林之中。

也有詩人喜歡在雪天與友人圍爐煮茶、詩酒共飲,以打發時間、排遣憂愁。唐代詩人白居易的《問劉十九》便是其中的名篇,“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全詩沒有深遠寄托,沒有華麗辭藻,字裡行間卻洋溢著熱烈歡快的色調和溫馨熾熱的情誼,盡管天氣寒冷,詩情卻溫暖如春。

賈冰吾《鬆雪映晨霞》。來自人民網書畫頻道“人民美術館”

小雪時節的戶外運動也別有情趣。“滿城樓觀玉闌干,小雪晴時不共寒。潤到竹根肥臘筍,暖開蔬甲助春盤。眼前多事觀游少,胸次無憂酒量寬。聞說壓沙梨己動,會須鞭馬蹋泥看。”宋代黃庭堅在《次韻張秘校喜雪三首》中描述道,下雪后,滿城的樓閣都粉妝玉砌,天氣晴朗,不覺寒冷。詩人不放過出游的機會,觀游、喝酒、騎馬,好不快哉。

瑞雪豐年 小雪與民共喜憂

農諺道:“小雪雪滿天,來年必豐年。”初冬時節百姓往往盼著下雪,以祈求來年有個好收成。唐代詩人陸龜蒙的《小雪后書事》雲,“時候頻過小雪天,江南寒色未曾偏。楓汀尚憶逢人別,麥隴唯應欠雉眠。更擬結茅臨水次,偶因行藥到村前。鄰翁意緒相安慰,多說明年是稔年。”詩寫江南小雪后的景物與詩人生活,末句寫遇見鄰居老頭兒互相寬慰,明年定是個豐收年。可見作者與民共喜憂的情懷。

賈冰吾《鬆梅頌國魂》。來自人民網書畫頻道“人民美術館”

南宋詩人陸游在晚年蟄居故鄉山陰后,也在初冬時節寫過不少詩篇。此時他的詩風漸趨質朴沉實,表現出一種淡遠的田園風味,不時流露著蒼涼的人生感慨。但其中的《初冬至近村》,仍能讓我們感受到他一如往昔的愛國熱情。“南國霜常晚,初冬葉始紅。曠懷牛屋下,美睡雨聲中。沮水憶浮馬,幡山思射熊。何由效唐將,八十下遼東?”憶起北方浩瀚的景色,陸游不禁感嘆,自己何時能夠效仿唐代名將郭子儀,在八十歲的高齡仍能征戰沙場,收復遼東失地呢?

小雪習俗 十月糍粑碌碌燒

小雪期間,田裡的農活已經不多了,馬上就要進入食物匱乏的冬季,因此必須做好越冬准備。所以,小雪的相關習俗大多與吃有關。

作者:林帝浣(小林)

在江南地區,小雪之后,家家戶戶開始腌制、風干各種蔬菜,包括白菜、蘿卜,以及雞鴨魚肉等,以備過冬食用。清代文人厲惕齋在《真州竹枝詞引》中記載:“小雪后,人家腌菜,曰‘寒菜’……蓄以御冬。”真州在今天的江蘇儀征。杭州人往往也會趁著這個節氣開始腌制醬鴨、臘肉。

在南方某些地方,小雪時節還有吃糍粑的習俗。有俗語稱“十月朝,糍粑碌碌燒”,“碌碌燒”是形象的客家語言。“碌”,是像車轆那樣滾動,意思指用筷子卷起糯米粉團,像車轆那樣前后上下左右,四周滾動粘上芝麻花生沙糖﹔“燒”,即是熱氣騰騰。吃糍粑一要熱、二要玩、三要斗,才能體味“十月朝,糍粑碌碌燒”的農家樂趣。

(責編:孟麗媛、韋衍行)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推薦視頻
  • 雲游大家故居:李白故居
  • 《燕雲台》主演談如何解鎖歷史人物
  • 王千源:別丟掉,對表演的熱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