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太子妃”到“余罪”:网剧与电视剧的新战争

2016年07月07日07:39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网剧与电视剧的新战争

  《余罪》剧照。

  从年初爆红的《太子妃升职记》到正在热播的《余罪》,层出不穷的新题材、趋于电视剧水平的制作、陆续加入的影视公司和网络平台,不仅标志着一个网络剧井喷年的到来,也打响了互联网与电视的新战争。

  网络剧的杀手锏:

  创作自由大,设定拼新奇

  准入门槛低是网剧呈井喷式涌现的重要前提。与电视剧相比,网络剧最初主要由视频网站自行审核负责,自审制缩短了制作周期,也为各种奇葩剧情大开方便之门。《太子妃升职记》中的热吻调戏、男男CP,《余罪》中的警察形象,在电视剧中往往会轻描淡写或避而不谈的剧情与人物设置,却大胆地呈现于网络剧中。相对宽松的剧情尺度,对长久受电视剧主旋律正能量“熏陶”的观众而言确实是一股新风,对编导思路也是一种突破。

  年初爆红的几部网络剧都有标新立异之处,《太子妃升职记》更是其中的吃螃蟹者。相比已掀过一轮高潮的穿越剧、宫斗剧和同期播放的《芈月传》,被吐槽为“穷剧”的《太子妃》正是依靠新奇创意和恶搞剧情而赚足关注度。男变女的荒诞穿越、 港台腔和古今混搭的对白、不伦不类且质感廉价的服饰化妆道具……《太子妃》从“穷”字入手做营销,将雷人进行到底,强烈的违和感转变成浓厚的喜剧效果,这一切掩盖了生涩的演技、粗糙的场景,让年轻观众大呼“比假惺惺一本正经的大制作电视剧好看”!《太子妃》最终以26亿的总播放量震惊市场,它的成功迅速吸引了一批跟风的制作投资方,一时间以艳俗、雷人、零智商为卖点的网络剧大行其道,直至主打美少男同性恋噱头的《上瘾》因冲击影视底线,在上线不足一个月后被下架,这类作品才有所收敛。

  如果说雷人和恶搞代表了早期网剧所谓新意的话,五月底在爱奇艺播出的《余罪》第一季的新意显然更高明一些。该剧不再以猎奇为噱头、以恶搞为娱乐,而是以巧妙的人物设置和紧凑的剧情为立足点。男主角余罪既不是充满正义感的高大全,也不是简单的表面平庸但内心坚定的反偶像,在警察职责和保全自我的矛盾中,余罪只是身不由己在挣扎中完成反转的小人物。该剧在剧情上也与当前影视热衷的古代宫廷、仙侠奇幻题材不同,始终散发着强烈的时代生活气息。不似以往刑侦剧重在推理破案,剧中的警匪斗争则是聚焦于警察与罪犯之间的明争暗斗、人与人的心理角力,弃广入深,透出现实主义的光。脚踏实地刻画人物、雕琢剧情带来“有趣无毒”的口碑和真正靠谱的市场收益,《余罪》第一季总点击量9.2亿,第二季还未开放免费观看也已有4.6亿点击——预计突破20亿的总点击量和对第三季的更多期待,足以证明观众寻求的并不只是感官刺激,走心走剧情永不过时。

  网络剧的风向标:

  把握剧情火候,回归叙事本源

  《太子妃升职记》的演员火了、剧组赚了,然而却下架了,同样火爆的《盗墓笔记》、《暗黑者》、《探灵档案》等网剧也曾收获上亿点击量,最后也下架了。二月底的全国电视剧行业年会可谓相关部门的一次秋后算账,“提前介入”、“线上线下统一标准”、“电视不能播的网络也不能播”等一系列审核政策的出台,意味着网络剧先播后审时代的终结。网络剧想要走得更远,终究还应内容为王,粗俗口语的台词、香艳的画面、无下限的恶搞只属于玩弄技巧,文字游戏不等于文学艺术,对电视剧传统的颠覆也不等于除旧迎新。《太子妃》的成功模式在网络剧一穷二白阶段可能惊为天人,却难以提供推动网剧发展的深度学习价值。一次标榜个性是新意,无数次标榜只会消磨大众好感;一次内容粗浅是搞笑,无数次粗浅则降低了网络剧整体身价。而比起前者,《余罪》的道路或许更值得借鉴。

  早在《余罪》被改编为网络剧之前,该剧的原著小说便轰动一时,甚至引起央视新闻节目关注并对此进行走访。许多职业警察以读者身份在网上热议故事走向、参与剧情构思,引发了现象级的阅读狂潮。第一季亦不负众望,全剧开场,余罪以一个混日子的警校学生形象登场,他的人生目标仅是毕业后回原籍当个片儿警,罩着卖水果的父亲不受地头蛇欺负。因此当上司挑选他去毒枭手下卧底时,他是百般推辞,被迫上阵之余还要与组织讨价还价,再三强调“一有不对劲我就撤”。这样“贱”而无害的“屌丝”形象是近年荧屏的宠儿,更是网剧的招牌。余罪的言谈举止与其说像警察,不如说更像违法者。虽无高明的破案技巧,他却能凭着对犯罪非同寻常的触觉,从匪夷所思的角度窥探犯罪者的手法和心理,并且不排斥用以恶制恶的手段对付犯罪者。他刚出场不久就频繁调戏教员,嘲笑警方死板的卧底方式,自己想出抢劫收费站的歪招,只为接近毒品贩卖的中间人傅老大;又借机诱骗运毒者郑潮背叛傅老大,借此吞并郑潮势力。余罪身上亦正亦邪的多面性卸掉了“正义人士”的刻板包袱,让看腻了警匪剧中杀身成仁、舍生取义主题的观众耳目一新。张一山的表演更是全剧一大亮点。他油嘴滑舌,痞气十足,俨然被角色附体,演活了余罪那副“贱人余”的嘴脸,使神坛上的警察形象回归为草根阶层的一介凡人,也一举摘除了自己的童星标签。

  侦探和悬疑推理题材一直有着巨大的市场潜力,不仅是欧美剧的常客、日剧拍不烂的梗,十多年前国内的《黑洞》、《永不瞑目》、《玉观音》等剧也曾一度万人空巷,可惜后来热潮被冷冻,刑侦剧无缘黄金档,从此淡出荧屏主流。时隔十年,《余罪》承袭了前辈们的创作冲动,另辟蹊径走出了一条植根于当下语境的现代化警匪剧道路。乘着《余罪》的东风,《十宗罪》、《法医秦明》、《古董局中局》等十多部悬疑推理IP也位列网络剧制作名单中。但此“跟风”的意义非彼“跟风”可比。在网络带来的宽带和资金助力之下,这批网络剧的集中发力似乎让人看到了中国悬疑推理题材的再生。

  在网络剧花样百出、脑洞大开的时期,网上曾出现过要网剧干掉电视的叫嚣,但在市场狂欢的表象之下,大部分网剧仍存在制作粗糙、内容粗俗以及只顾眼前利益的问题。随着网络剧的政策环境与电视剧日趋接近,想要与电视剧平起平坐,网络剧还需提高质量门槛,以精良的视听表现、创新的故事内涵及实力新面孔,与电视剧竞争。

(责编:温璐、陈苑)

推荐阅读

中央美术学院:培养有人文情怀的能工巧匠
初夏的凉风习习,从2016年五月歌会合唱比赛现场传来师生们一曲曲或悠扬或激昂的歌声,回顾着峥嵘岁月,畅想着美好未来。校园内郁郁葱葱,老校长徐悲鸿亲手栽种下的...
【详细】
影视|演出|艺术中央美术学院:培养有人文情怀的能工巧匠 初夏的凉风习习,从2016年五月歌会合唱比赛现场传来师生们一曲曲或悠扬或激昂的歌声,回顾着峥嵘岁月,畅想着美好未来。校园内郁郁葱葱,老校长徐悲鸿亲手栽种下的... 【详细】

影视|演出|艺术

父亲节,听男神致父爱
今年父亲节,人民网文化频道力邀多位文艺“男神”倾情献“声”,送上一声声祝福,带来一首首诗篇。在平平仄仄的岁月里,找寻峰回路转的光阴故事。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父亲节,听男神致父爱 今年父亲节,人民网文化频道力邀多位文艺“男神”倾情献“声”,送上一声声祝福,带来一首首诗篇。在平平仄仄的岁月里,找寻峰回路转的光阴故事。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