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八十载  年制千盏灯

龙成柳、王其琪

2017年02月11日08:46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传承八十载 年制千盏灯

  王藻记花灯店第三代掌门人王浩均

  元宵节逛花灯成了很多市民的首选。广州日报记者卢政摄

  文/广州日报记者龙成柳、王其琪

  通讯员陈雪庭、叶浩文

  图/广州日报记者石忠情

  通讯员陈雪庭、叶浩文(除署名外)

  2月11日,元宵节,东莞各地的“开灯”仪式大多已完成。

  在东莞,逢过年便有“点花灯”的习俗,据《东莞县志》记载:“上元前数夕,生子者张灯结彩为酒馔庆于祠。”意思就是说,家里生了儿子,元宵节前就要举行“开灯”仪式,并在祠堂里悬挂花灯,摆酒席庆祝。

  王藻记花灯,便是制作花灯的“大户”,不仅是“莞城传统老字号”,其花灯制作技艺更是东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王藻记花灯主要在东莞莞城、万江等十余个镇街销售,也会有少量花灯销往深圳、香港等地。

  传统:大年初二 祠堂“开灯”

  1月29日大年初二,在东莞罗沙社区的翟氏宗祠里,不少村民正忙前忙后,为6位婴儿举行“开灯”仪式。

  翟氏宗祠位于罗沙社区金沙市场旁,是东莞莞城仅有的两座明代祠堂之一。当天上午8时许,翟氏宗祠祠堂公翟普权就已经开始准备“开灯”各项事宜。翟普权介绍,按照族中习俗,翟氏家族每年“开灯”的时间在大年初二,凡是生了男丁的子嗣就可以进这个祠堂开灯,开了灯之后,小孩的名字就登上家族的族谱。

  在祠堂里可以看到,一盏大型的花灯正悬挂在大堂正中间,上面印有“连生贵子”“添丁发财”“年年有余”以及“升官加爵”等祝福语。当天上午9时许,需要“开灯”的家庭陆续来到祠堂内祭拜祖先。随后,婴儿年龄最大的家长代表进行“开灯”仪式。

  翟普权说,“开灯”仪式结束后,每个家庭回家继续祭拜家里的祖先,等到年十六就可以进行“结灯”仪式,将花灯印有寓意吉祥的一面带回家,贴到房门的左侧,再到年底家里大扫除的时候焚烧掉。

  翟普权说,受到2016年全国实施全面二孩政策的影响,今年“开灯”的小孩比去年多了很多,预计明年也会有所增加。“就我所知道的,去年是历史上最少的一年,只有一个开灯。”

  传承:老店延续近80年

  “点灯”,需要悬挂花灯。翟氏祠堂所悬挂的花灯便是由王藻记花灯的“掌门人”王浩均制作,不仅如此,如今在东莞,绝大多数的花灯均出自他之手。

  王藻记花灯店位于东莞莞城老城区一条不起眼的巷子里,门口挂出的彩色花灯,令萧条的老街增添了几分喜庆之气。

  “我爸爸今年90岁了,他13岁的时候,我爷爷就开了这个店,现在已经将近80年了。”王浩均介绍,王藻记花灯店历经三代传人,第一代是他的爷爷,第二代由他父亲王藻习得技艺并予以传承,第三代则是他,他也是目前店铺的“掌门人”。

  “春节前两个月是最忙的时候,因为花灯需要彩纸装饰,时间长了彩纸就会变色不好看,所以只能春节前两个月开始裱糊。”王浩均说,到了年尾,就是送货的时期了,大多数花灯都要赶在过年前送到客户手里。

  今年大年初八,王浩均才完成了去年的花灯制作任务,将最后一盏花灯送到“客户”手里。

  销量:一年制作花灯上千盏

  王藻记花灯店就在王浩均一家人居住的祖屋内,门楣上挂满了已经完工的花灯。花灯由多个正方形组成,外包一大块白色坚韧的宣纸,形成一个灯笼状,再敷上大红色镂空的神秘祈福图腾,或诸如“五子登科”之类的传统喜庆人物或事件图画。

  据王浩均介绍,花灯的价格根据灯型及大小由几十元到三百多元一个不等,最贵的属“长寿灯”,因为工艺相对更复杂,零售卖到300多元一个。

  如今,王浩均平均每年需制作花灯1000余盏,主要销往东莞莞城、东城、万江、南城、洪梅、道滘、石碣、厚街、中堂等十余个镇街及深圳、香港等地。“现在销量已经大不如前了,上世纪70年代,是店里最鼎盛的时候。那个时候一年至少卖出几千盏花灯,需要请二三十名工人才能忙得过来,现在则只有我和我老婆一起做了,偶尔父亲也会亲自动手。”

  王浩均说,现在生意减少受几个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随着城市化步伐的加快,村民变市民,搬离祖屋住进高楼公寓,家里的空间逐渐缩小;二是“为男丁点花灯”祈福的风俗逐渐淡化,花灯的市场也减少了;三是随着现在小孩的出生率越来越低,点灯的次数减少了,花灯的使用数量也就更少了。

  手艺:一盏花灯百道工序

  “除了彩纸是彩印的,其余诸如破竹篾、扎灯架、裱糊等全靠手工,一个人制作这样一盏‘长寿灯’至少要花上整整两天时间。”王浩均指着门楣上悬挂着的花灯告诉记者,王藻记花灯的整个制作过程有大大小小100多道工序,从制竹篾、编灯骨、贴花纸,全部是人工制作,贴上一幅幅传统喜庆人物或有吉祥寓意的花纸,主要有得中回家、仙姬送子、状元及第、五子连灯、子孙满堂、花灯报喜等等。

  王浩均称,“扎‘长寿灯’灯架的纸条都需要一千多条,特别耗费人力,现在很少有年轻人愿意来做了。这几年基本没有收学徒了,一是愿意来学的人很少,二是花灯生意也减少了。”

(责编:林露、贺迎春)

推荐阅读

第十次文代会和第九次作代会开幕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详细】
影视|演出|艺术第十次文代会和第九次作代会开幕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广大文艺工作者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详细】

影视|演出|艺术

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座谈会讲话两周年
两年来,文艺战线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乘势前进、变化喜人,涌现出一批优秀文艺作品。我们收集刊登习近平讲述过的他熟读文学经典、心系文艺工作的一些故事,以飨读者。从中能感受到重要的思想力量,体会到那份深深的文学情缘。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习近平总书记文艺座谈会讲话两周年 两年来,文艺战线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乘势前进、变化喜人,涌现出一批优秀文艺作品。我们收集刊登习近平讲述过的他熟读文学经典、心系文艺工作的一些故事,以飨读者。从中能感受到重要的思想力量,体会到那份深深的文学情缘。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