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文化>>本網原創
人民網>>文化>>正文

  

懷念老藝術家葛存壯:天國裡又多了位“主角”

王  童

2016年04月14日09:0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天國裡又多了位“主角”

  圖為葛存壯。
  王童攝

  我知道葛存壯患腦梗住院有些年頭了,年前與葛優通電話還聊起以前的日子。當聽到葛存壯以87歲高齡去世的消息時,2011年父親節我們相聚的情景就立刻浮現到了眼前。那天,葛存壯精神矍鑠,穿一件瀟洒的白襯衣、架一副黑框眼鏡,灰白頭發整齊向后梳著——一位老紳士的模樣。

  這與觀眾熟知的“葛存壯”差別很大。他曾摘下眼鏡,眼露凶光,成了電影《糧食的故事》《小兵張嘎》裡的日軍小隊長。我們這代人,無人不熟悉他主演《小兵張嘎》中的“壞蛋”龜田小隊長。當年為了塑造這個形象,哪怕是在家裡,葛存壯也常常穿著日式軍服,挎著刀槍,戴著塑膠頭套。凶巴巴的樣子讓當時隻有5歲的葛優記憶猶新,至今仍常常說起。

  葛存壯是多面手。在《紅旗譜》裡他拄著拐杖、帶著陰險狡詐的表情,與崔巍虎背熊腰、擊筑悲歌的樣子形成了鮮明對照。塑造馮蘭池這個老奸巨猾的人物時,葛存壯還不到40歲,但他將這個蒼顏白發、處心積慮的土豪惡霸形象生動勾畫了出來,舉手投足間色厲內荏的分寸掌握得十分恰當。同樣,在《平原游擊隊》中出演漢奸與《小花》中的敵保安團團長,他的眼神裡又出現了幾分狠毒與狡猾。《神秘的大佛》中,他露出渾身蠻肉,甩動著長發,一招一式幾乎搶走了對手劉曉慶的戲。用陰、冷、狠來概括葛存壯對反派角色的塑造,也許並不為過,但他在《青年魯班》與《決裂》中客串的總工程師、扮演的教授角色,同樣讓人過目難忘。《決裂》中“馬尾巴功能”的台詞,至今讓人津津樂道。

  勾起我記憶的還有前南斯拉夫影片《瓦爾特保衛薩拉熱窩》。這部電影裡,給瓦爾特配音的是魯非,而給假瓦爾特德拉哥米爾配音的就是葛存壯。老實說,若不是前不久在央視電影頻道重見這部影片,我斷不會發現這一點。影片中的假瓦爾特,狡猾、機敏、偽善,還帶些文化色彩。他與葛存壯扮演的那些咬牙切齒、大聲咆哮的反面角色有著相當大的差距。假瓦爾特的聲音層次是多重的,“大地在顫抖,好像天空在燃燒”“哈,還挺富有詩意的”等台詞,有命令式的向黨衛軍上校報告的機械,有與游擊隊員周旋的掩飾,也有猜測中的假正經。最后假瓦爾特從山頭滾下來,行將被擊斃時的“等一等,吉斯,不要開槍!容我來解釋”,都不像葛存壯本來的聲音。可見,葛存壯對角色的塑造是全面的,他與角色的融合不僅有表情形態,還包括最有辨識度的聲音。

  葛存壯出演的最后一個角色,應是2013年在電視劇《徐悲鴻》中扮演齊白石。為了演出齊白石的神韻,當時已85歲高齡的他潛心琢磨。老伴常見他穿著睡衣,暗夜在屋子裡念念有詞,還不准家人打擾。這是老爺子演藝生涯裡難得的正面角色,他或許意識到即將告別銀幕,因此傾注了不一般的心血。

  在別人的故事裡,葛存壯幾乎演了一輩子的配角。因為他的專注,才有了銀幕上這些熠熠生輝的小人物。影評家評價葛存壯是伸縮性很強的演員,其表演剛中有柔,柔中帶剛,老少咸宜。而在自己的人生裡,葛存壯則把表演藝術當做生命的主角。他的認真與敬業,不僅在影視界有口皆碑,而且感染、塑造了同樣作為演員的兒子葛優。回憶起葛存壯在《建國大業》中的表演狀態,導演黃建新曾感慨說:“戲無大小,但很多人都是嘴上說說而已,真正實踐的並不多。而這在葛存壯身上體現得非常明顯,盡管隻有一點點的戲,他也要查閱很多資料,還主動找我談他的體會。這讓我們后輩非常感動。”

  我曾開玩笑地建議,何不嘗試一些悲劇式的好人和喜劇中的“菲耐斯”(法國喜劇演員)。葛存壯聽罷也很興奮,卻連嘆身體已無法承擔。那時坐在老爺子對面,看著老人斑布滿在他的耳際與臉頰,心裡不由感慨。我也曾對葛優說:何不由你的母親施文心做編劇,你和老爺子演父子,全家齊上陣,就像陳強、陳佩斯父子的《二子開店》。現在,這隻能是未了的遺憾了。欣慰的是,葛優在銀幕上仍延續著葛存壯式的表演神韻。

  這個清明節,我又翻出了那張拍攝在2011年父親節的照片。席間,葛存壯不停擺弄著自己手中的相機。這是葛優給裝備的家伙什,成了葛存壯晚年的一樂。葛存壯要喝點紅酒,葛優顧慮他的身體,老爺子笑呵呵說:父親節少喝一點。好,可少點呀!說著,葛優便?上一小杯。於是,有了葛優、葛佳兄妹倆共祝父親身體健康的定格。

  如今已在天國的葛存壯還好吧?一輩子愛電影愛表演的他,想必會與同在天國的陳強、陳述、王孝忠等反派老角們團聚,一起演出新的人間悲喜劇。 


  《 人民日報 》( 2016年04月14日 24 版)

(責編:王鶴瑾、陳苑)

相關專題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