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溪湖濕地的美(新時代之光)

羅張琴

2020年01月18日06:4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攝影:傅建斌(影像中國)

  “四面碧樹三面水,一城香樟半城湖”,說的是南昌的景致。南昌東面有溪流穿稻田而過,經年累月,數頃之地漸現湖光,世人稱之為艾溪湖,是南昌的城市天然濕地。

  秋天時節,艾溪湖濕地依然青草蔥蘢,綠意盎然。深吸幾口清甜空氣,能明顯感覺到一顆心正在走向遼遠空曠。落單的天鵝低著頭,用長長的喙專心揀覓食物﹔一隻鶴,孤傲地眺望蒼穹﹔隻有那一群接一群的大雁們,無所顧忌地沖湖邊的行人鳴叫,似乎在表達喜悅的心情。

  “啊——啊——”天空傳來一陣聲響,一群飛鳥在濕地上空盤旋、流連、久久不散。“是灰鶴、千歲鶴!”人群傳來一聲驚嘆。正在湖邊給錦鯉喂食的孩子們,約好似的齊刷刷將頭抬起,打著節拍使勁鼓掌,齊聲喊道:“千歲鶴!千歲鶴!”

  “小廖,候鳥通道發現千歲鶴,應該是想在咱們雁島‘打尖’,你迅速隱蔽,別打擾它們。”

  “老高,船往東靠邊,暫停巡邏。”

  “小美,架好設備,做好記錄。”

  ……

  鄒進蓮手持對講機,一邊忙著聯絡,一邊在人群中穿梭。黑衣、黑褲、黑鞋、黑發、黑框眼鏡,顯得簡約而干練。

  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鄒進蓮出生於湖北荊州一個貧困家庭,從小獨立且倔強。大學四年,她沒向家裡要過一分錢,從擺地攤賣襪子算起,先后嘗試過二十多種行當:鐵通卡代銷員、書店店長、校內公司設計員……畢業前夕,當許多同學還在為找工作奔波時,鄒進蓮早早便接到武漢一家國有企業的錄用通知,成了一名都市白領。

  然而,在鄒進蓮看來,年紀輕輕就過上安逸的生活容易讓人喪失斗志。“不闖蕩,你要青春干什麼?”鄒進蓮不停問自己。凌晨三點,鄒進蓮依然沒有睡意,她漫無目的在網上閑逛,突然,一段人鶴相伴相依的視頻闖入她的眼帘,像一束光照亮了她的心靈。

  “這才是我想要的!”鄒進蓮突然間找到了奮斗的方向。她很快辭掉工作,踏上南下的火車,開始拜師學養鳥。

  深山老林,簡易工棚,荒無人煙,缺水少電,鄒進蓮仿佛從世界的一極直接蹦到另一極,生活極端的反差讓她措手不及。與此同時,身邊質疑、批評的聲音一陣接一陣:“心血來潮、不務正業……”鄒進蓮的倔脾氣反而上來了:“我就要干出個樣子給你們看看。撞南牆也不回頭,走出一條別人未走過的路!”

  在學藝的那段日子裡,風雨雷電、鳥獸虫魚、花草樹木是鄒進蓮最忠實的伙伴,也是鄒進蓮最特別的老師。它們的存在賦予荒野奇妙的動感和蓬勃的哲思,也讓鄒進蓮的內心世界越來越豐盈,越來越強大。

  定下心神的鄒進蓮,陸續掌握了候鳥飼養、馴化、繁育、疫病防治等許多技能,2010年12月,鄱陽湖國家濕地公園告急:園內白天鵝大面積染病,鄒進蓮臨危受命趕往江西。一個月后,病危的四十多隻白天鵝全部康復,鄒進蓮被留在鄱陽湖白沙洲島工作,一干就是四年。

  地球上的候鳥依然定時守信地遵從著體內基因的召喚,感受著地球的每一次脈動和季節裡最微妙的變化,振翅而飛,迎風而起,南來北往,飛越過雄奇壯闊的高山大海,飛越過水泥鋼筋的城市森林,周而復始地完成一次次遷徙……全世界主要的候鳥遷徙路線一共有八條,其中有三條經過中國。地處華中、與鄱陽湖相近的南昌,成為許多候鳥在西伯利亞與澳大利亞之間往返時的必經之地。

  城市發展,寸土寸金。南昌放棄艾溪湖周邊多個地產及工業投資項目,圍繞湖泊投資數十億元,保護自然生態,堅持原土護坡,緩處草坡入水,陡處生態綠格網保護,建了一座兩千六百多畝的純公益性的艾溪湖濕地公園,並精心打造了一條跨越市區的空中“鳥道”。2014年,鄒進蓮被這條雄奇、詩意的空中“鳥道”打動,接受高新區的邀請,出任艾溪湖濕地公園候鳥保護中心主任。

  上任后的鄒進蓮繞著艾溪湖濕地走了一圈,發現植物多,動物少,太過靜謐了。依她的知識和經驗,哪裡生態好,鳥就往哪裡去,艾溪湖濕地生態那麼好,隻要筑好“巢”,就一定可以引來無數“鳳凰”。經過一個月的深思熟慮,鄒進蓮提出創建艾溪湖濕地候鳥樂園的設想,先引進一批,待這一批扎了根,便能在鳥的世界裡“口耳傳播、呼朋引伴”。

  從選址、規劃、設計到施工、馴養、招聘,鄒進蓮團隊隻用了短短幾個月時間。2015年6月1日,候鳥樂園揭開面紗,蓑羽鶴、疣鼻天鵝、小天鵝、黑天鵝、鴻雁、灰雁、白鷺……成百上千隻美麗候鳥,或游弋湖面,或淺立沙洲,或棲息樹林,或飛行天空。“落霞與孤鹜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南昌享譽千載的瑰麗景色,那一刻,重新鮮活在孩子們純淨的眼眸裡。

  越來越多中小學校、幼兒園帶著孩子們來濕地開展科普活動,每次來,他們都想讓鄒進蓮做一個鳥類知識講座,可鄒進蓮都婉拒了。在她看來,應留更多的時間讓孩子們近距離接觸候鳥,與候鳥一起玩、一起互動、一起成長,這才是最有效的科普教育。一個顛扑不破的道理是:親近才會喜歡,喜歡才會主動學習和保護。

  不喜歡做講座的鄒進蓮卻特別喜歡講故事,一有空,她就和來濕地的游人們分享候鳥的故事。“一隻叫‘灰灰’的灰雁很通人性,很講感情。有一次,它的飼養員老何請假三天回家辦事,老何前腳剛走,‘灰灰’就‘失蹤’了,到處找也找不到。第四天,老何剛回來上班,‘灰灰’立即出現,飛到老何跟前,不停叫喚,其意綿綿……”這些年,來艾溪湖的候鳥越來越多,獨立湖畔的鄒進蓮覺得自己擁有了一個充滿生機的王國。

  “小吃貨,別吃了,趕緊練飛去!”去看天鵝繁育的路上,鄒進蓮像幼兒園園長一樣對一群剛出生一個多月的小天鵝喊話。她說,她最享受的事情,就是蹲下來觀察候鳥寶貝們最細微的神情。這真是一種智慧——隻有走進候鳥的世界,精通它們的“道”,才能真正懂得它們,讓它們心甘情願留下來。

  “保護候鳥不該是少數人的行為,我要做的就是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更多人喜歡候鳥,把保護變成一種習慣。”鄒進蓮說,“我想把艾溪湖濕地候鳥樂園打造成集科普教育、生態旅游、攝影寫生、休閑養生等為一體的候鳥生態旅游文化景區,成為‘人的樂園+鳥的家園’。當生態效益轉為經濟效益,不僅能維持濕地正常運轉,還能反哺候鳥的馴養、繁育、保護和科研。在都市裡給予鳥兒們一片最安全、最適宜的棲息地,在城市的天空能時時看到鳥類,這樣鳥與人和諧共存的畫面,就是我最大的夢想。”


  《 人民日報 》( 2020年01月18日 08 版)
(責編:牛鏞、岳弘彬)

推薦閱讀

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見証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 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文藝,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精神。《見証人丨致敬改革開放40年·文化大家講述親歷》邀請改革開放40年以來當代中國最具代表性的文化藝術大家,分享其求藝之路的藝術探索與思想感悟。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

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
人民網文化頻道與“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媒體團一同實地走訪六大書院,深入挖掘書院文化中蘊含的豐富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討書院參與地方及國家文化建設的作用、貢獻,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 人民網文化頻道與“文脈頌中華·書院@家國”媒體團一同實地走訪六大書院,深入挖掘書院文化中蘊含的豐富哲學思想、人文精神、教化思想、道德理念,探討書院參與地方及國家文化建設的作用、貢獻,為治國理政提供有益啟示。 【詳細】

文藝星青年|漢語盤點2018|明星讀經典,為你做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