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第一枝

乔忠延

2018年02月17日05:3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第一缕春风是从哪里吹来的?

  秧歌。

  第一声春雷是从哪里响起的?

  秧歌。

  秧歌是窝蜷过沉闷的冬天后,第一次舒展腰身;秧歌是喑哑过漫长的冬天后,第一声放声吼喊。舒展腰身的汉子婆娘还嫌自己的腰身太低太矮,一意想把冲天的志向舒展到九霄云端去,于是手里就有了一绫比阳光还要鲜艳的红绸子。放声吼喊的汉子婆娘还嫌自己的嗓音太低太弱,于是胯上就挂了一个能敲出雷声的西瓜鼓。腿一踢,脚一甩,红绸子旋舞开来,乘风飘扬,像是翩翩欲上高天仙界。臂一扬,手一挥,西瓜鼓响开来,隆隆轰鸣,像是雷神在唤醒贪睡的山水。

  秧歌是歌,开春第一歌!

  秧歌是舞,开春第一舞!

  开春?对,不是迎春,不是贺春,就是开春,名副其实的开春!开春的那个开,不是开门的开,开门太小气;不是开垦的开,开垦太普通。开春的那个开,应该是开辟的开,开辟新天地;应该是开创的开,开创新日月;应该是开拓的开,开拓新时代。这秧歌一扭,歌声飞,舞蹈旋,开春了!

  紧随春光而至的是欢呼雀跃蜂拥而至的“开”:开朗了,天地间的迷雾岚烟散去,豁然辽远开阔,一望无际;开心了,手不再凉,脚不再冻,头上的那两片耳朵不用再捂在棉帽里,堵塞得听不见溪水潺潺,鸟鸣啾啾;开头了,一年之计在于春,一个崭新的岁月铺开了白纸,可以描绘最新最美的图画,可以书写最新最美的文章,绘好第一笔,写好第一句,有了良好的开端,才会有良好的未来;开赛了,人勤春早,你追我赶,要早一分一秒把希望的种子播进肥沃的土壤,而且万物都在竞相萌芽,竞相生长,昨晚还是草色遥看近却无,今晨已经万条垂下绿丝绦。天下是个大赛场,城乡都是大赛区,田野里在赛跑,草原上在赛马,都市里在赛车,海洋中在赛艇……赛,比赛,竞赛,无处不在开赛,无处不在开春!生机蓬勃,蓬勃向上的春天,在秧歌的歌舞中回归大地,处处都在写新作,谱新歌,绘新图。

  是啊,扭起秧歌来开春,春意迸发,春意磅礴,春意繁盛人间!

  因而,秧歌的歌,不能在歌楼上唱,歌楼太小,盛不下那激扬苍穹的声响;秧歌的舞,不能在舞台上跳,舞台太窄,载不起那波澜壮阔的奋跃。秧歌的舞台宽阔无垠,是乡村的打麦场,是都市的大广场。大年的腿脚还在严寒的风雪里艰难跋涉,德高望重的老奶奶,已把老花镜架在鼻梁上一针一线地缝制万民伞了。黄色的绸布缝做伞冠,象征皇天后土;红色的流苏垂挂伞沿,象征光芒照耀。伞边也不空白,各家各户长老的名字都要刺绣在上头。这家忙着绣伞盖,那家忙着预置鼓。西瓜鼓放在火炉边上缓缓烘热,让牛皮绷得展展的,鼓槌轻轻一敲就能发出震耳的轰鸣声。尘封的红绸布旧了,扯来光鲜泛亮的新绸缎,放下来是红红一堆火,撒开去是烈烈无数焰。还有更忙的,做高跷,扎竹马,糊旱船,裱龙灯……一切的一切都在往前赶,赶光阴,赶年节,赶在除夕到来之前必须万事俱备,万无一失,万人称心。

  似乎还是那么遥远的大年,眨眼间就耸立在面前。穿戴一新的人们吃过年饺,喜眉笑眼地走出家门,涌向打麦场,涌向大广场,簇拥着秧歌登场亮相。满天晴亮却有惊雷响起,不是雷声,是鼓声,鼓乐声里秧歌队曼舞着来了。

  不是琼楼玉宇,却有仙人下凡,手中红绸一扬,恰似高天霞光落尘寰。脚步轻盈,双脚踩十字,不仅脚踏实地,还要十全十美。排列成行的舞队,蹦跳着前行,变化着花样,样样寄托着人们的厚望。忽而,前后交叉走阴阳,走出黑白太极图,走向和谐的美景。忽而,前行后随卷浪花,卷出疾风,卷出浪涛,还要乘风破浪挂云帆。忽而,首尾重叠布成阵,阵营密实,众志成城,犹如铜墙铁壁。忽而,舞步细密,钻进钻出,像是枝繁叶茂,乱花迷眼;像是五谷丰登,欢欢喜喜收获,收获了再欢欢喜喜播种……

  当然,这秧歌,或紧或松,或收或扬,都离不开伞头引领。伞头是指挥,却不是趾高气扬地挥手甩臂,同样也在舞蹈,而且舞得最灿亮,最夺目。无论舞步是快是慢,是高是低,手中都擎着那把万民伞。因而,这指挥不称指挥,只称伞头。伞头和指挥似乎作用相近,意思却迥然不同。伞头高举的是万民伞,万民伞是为平民百姓遮风挡雨的伞,是为平民百姓遮热挡寒的伞。秧歌队跟着伞头走,就是跟着自己的夙愿而奔走;秧歌队跟着伞头舞,就是为着自己的幸福而起舞。

  秧歌队走着舞着,走出大场,走进家户,无论院大院小,逢门必进,每家每户都要留下激越的鼓乐,留下合欢的舞蹈。每家每户笑着把秧歌队迎进来,送出去,比笑容还灿烂的是剥开皮的核桃,洗干净的红枣,还有周身金黄的梨子和染着红霞的苹果。那都是欢迎秧歌队的,招待秧歌队的。

  秧歌进院干什么?

  禳灾,赐福。

  原来,早先的早先,这秧歌并不称作秧歌,而是叫作禳歌。禳,是祭祀,是祭祀天地君亲师,是祈祷消除灾殃,是祈求祛除邪恶。先祖渴望国泰民安,渴望五谷丰登,渴望六畜兴旺,渴望安居乐业,但是,倘要灾殃降临,疾病缠身,一切都会化为乌有。先祖祈盼把渴望变成现实,把命运寄托在天地君亲师那里,禳歌就是虔诚的祭祀,真诚的祈盼,祈盼天下风调雨顺、世人健康无恙。因而,那把象征福佑的万民伞必须走进家家户户,禳歌走进家家户户也就是必然的必然。不知从何时,禳歌蜕变为秧歌,但无论名称咋变,实质未变,内涵未变,那歌声和舞蹈始终延续着古老的精魂。

  秧歌承载着千秋万代的祈盼,那祈盼浩浩荡荡,如热流,如热潮,如热浪。热起来,能让长空变成热天,能让大地变成热土。看吧,秧歌一扭,严寒在消退,积雪在融化,荒草在发芽,秃山在泛绿,花朵在含苞,千沟万壑,千山万水,都诚心诚意捧出——

  春色第一枝。


  《 人民日报 》( 2018年02月17日 08 版)
(责编:王吉全)

推荐阅读

喜迎十九大,听这19位名家的文艺"初心"
广大文艺工作者们不忘初心,思索、探索、行动,开启了从"高原"迈向"高峰"的旅程。五年来,一批文艺名家做客人民网,聊创作心路,话人生感悟。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喜迎十九大,听这19位名家的文艺"初心" 广大文艺工作者们不忘初心,思索、探索、行动,开启了从"高原"迈向"高峰"的旅程。五年来,一批文艺名家做客人民网,聊创作心路,话人生感悟。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

这五年,这些好节目被人民日报点名表扬
五年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我国电视文艺和网络视听文艺也走过了一段不寻常的发展道路。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这五年,这些好节目被人民日报点名表扬 五年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我国电视文艺和网络视听文艺也走过了一段不寻常的发展道路。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