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润大泽(新时代之光)

肖学文

2018年09月15日07:0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这是长江最丰盈的季节。

  江水东流,入江汉平原,虽早已失去一泻千里之势,但其汪洋恣肆之态,却愈来愈盛。平阔的水域漫上江堤,依依杨柳只剩浅浅的梢头,如水草般轻拂于江与堤之间。长长的货轮劈波而上,惊起一群翘嘴的白鲷,纷纷跃过柳梢。

  如果不是那两痕长堤,江左的千里云梦,江右的八百里洞庭,怕早就成为真正的泽国了。

  江水又东,经城陵矶,入八百里洞庭,经铁山矶,入黄盖湖。

  黄盖湖算不上真正的大泽。站在铁山矶的大堤上,可以望得见远处如眉的山峦,还有山弯里蓬蓬勃勃的芦苇和成片的野生莲荷。

  这些都是大泽里的俗物。芦苇只有长在诗经里才会有爱情的味道,莲也只有开在濂溪先生的骨子里才有一些清高。芦苇在这里是可以疯长的,不必担心刈苇机轰轰地开过,一年年自枯自荣,长成密不透风的苇墙。野荷在这里也是无人光顾的,它瘦瘦的藕节年复一年在厚厚的湖泥里兀自开疆拓土,夏季明明开花在这个山湾里,来年春来湖醒,突然又铺满了另一个湖湾。这会儿,齐苇腰的水,正一荡一荡,苇叶垂在水面,一只翠鸟栖在苇叶上,歪着头张望;禾鸡躲在芦苇丛里,一声长一声短地发出求偶的呼唤。成片的荷也开得正艳,白鹭在离它不足一丈的高度盘旋了几圈,便轻轻地落在荷叶之间的留白处,好像不忍惊扰了荷尖上蜻蜓的好梦。

  我们的车从铁山矶的长江大堤拐入黄盖湖的大堤,再驶入宽阔的通乡公路,这一路的景致,让人惊叹不已。

  十年前的这个季节,我曾在黄盖湖大堤上防汛奔忙了半个月,查管涌、扛沙包,暴雨与烈日交替,泥浆与汗水并流,哪还有心思关注江与湖的风景?

  八年前,也是这个季节,我又来黄盖湖采风,在这里又待了三天。那时的黄盖湖,湖面纵横交错的渔阵,各自为营的围湖子堤,湖边山丘丛林里捕鸟的天网,让人触目惊心。

  我住在一名叫黄华成的老渔民家里,每天随老人下湖捕鱼,因为湖里的渔阵太多,一天打不了几斤鱼。老人说,在湖上漂了一辈子,打了一辈子鱼,没想到这野湖里的鱼会有被打绝的一天。

  黄华成老人出生在黄盖湖一艘小小的渔船上,三岁就随父亲打鱼摸虾。十岁那年秋汛,长江水灌进黄盖湖,黄盖湖一夜猛涨约两丈,半夜里风急浪高,小船侧翻,一家人只剩趴在船底上的他。当底朝天的渔船被浪头推向湖岸,黄华成从船底上爬下来,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将船翻过来,舀干船舱里的水,继续与湖为伴。

  后来,黄盖湖围湖造田,一道道湖堤将黄盖湖切割成了无数个内垸,无数个内垸组成国营黄盖湖农场。千年泽国,变成了天下粮仓,渔民的日子自然被压缩在仅有的一些湖汊里了。

  前些年,黄盖湖被列入国家重要湿地实施保护和恢复,湘鄂两省均对黄盖湖实行退耕还湖,很多内垸的湖堤虽然被扒掉,湖面扩大了不少,但一些渔民受利益驱使,在湖面抢插了大量的渔阵进行掠夺性捕捞,布下了大量的围网进行大规模养殖,几年下来,黄盖湖生态遭受破坏,一些珍稀水生动植物濒临消亡。

  黄华成老人因为长年漂泊在湖上,和老伴都患上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上岸后就很少下湖,而是买了几头水牛几只山羊,在湖坡上放牧。

  那次采风后,虽与老人偶有电话联系,但我再也没去过黄盖湖。这次重回故地,没想到短短八年时间,黄盖湖的生态竟然恢复得这么快,这么好,我简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见我问起黄华成老人,黄盖湖乡级湖长、镇长小冯告诉我,黄爹是市林业局的精准扶贫对象,并被聘为鸦雀咀观鸟站的护鸟员,同时也被镇里聘为黄盖湖环境监督员。我一听,非常兴奋,一定要他带我去看看老人。

  小冯二话没说,开车往黄爹的护鸟点跑。这是一条正在修建的环湖公路,虽然工程还没竣工,但在平坦宽阔的路基上奔跑,依然平稳舒适。一路上,小冯滔滔不绝地向我介绍黄盖湖近年来的治理情况。他说,近年来,市政府在黄盖湖流域全线拉开生态环境整治,关停流域内小纸厂等“十小”企业,取缔黏土砖厂,退养畜禽养殖场,将湖上的围栏、网箱、“迷魂阵”全部清除,分批次帮扶渔民拖船上岸,种田进厂。当地还与湖北联合进行湿地保护与旅游开发,黄盖湖将成为湘鄂两省交界的湿地公园。

  来到黄爹的护鸟点,老人此刻正躺在一叶小舟里打盹,小舟泊在靠苇荡的一棵老杨树的树荫里,湖水轻轻地拍打着船帮,发出哗哗的声响,如一支催眠曲。湖面干净得没见一点浪屑,湖水清得可以掬一捧入口,远处,一群白鹭在水天之间盘旋。这一切,都可以让他安然入梦。

  黄爹听见有人说话,忙从船板上坐起来,见是我,笑呵呵地说:“哎呀,你今天怎么跑到这里来啦?电话都不打一个,真是的!快到我屋里去坐。”

  来到家里,老人又是让坐又是倒水,末了,还洗了两只大黄桃递给我们,说:“这是自个家里种的,好吃得很。”

  我接过黄桃,笑着问:“牛和羊还在喂没?”

  老人笑着说:“响应国家号召,早没喂了。”

  “响应国家号召?国家不许放牛养羊了吗?”我不解地问。

  小冯解释道:“为了保护湿地生态环境,明文规定不能在这保护区内的湖堤湖滩上放牧的。”

  我担忧道:“那您的生计……”

  黄爹高兴地说:“国家有补助的,再说,我现在做护鸟员和环境监督员,每月能领到工资呢!”

  我一听,心便释然了,又问:“黄娭毑呢?不在屋里?”

  黄爹忙说:“帮孩子煮饭去了,孩子流转了三百亩湖边的荒地,弄了个生态果园,请了十几个人帮忙,现在正是果子成熟的季节,媳妇忙不过来,就让老婆子过去弄饭给他们吃。”

  小冯见我一脸诧异,接过话道:“现在咱黄盖湖环湖千亩以上的生态果园差不多有十多个,几百亩的小果园就更多了。对于贫困户还有帮扶政策。最大的生态果园有三千亩,林间的游步道和单车骑行道,不比城里的公园差。”

  从黄爹家里出来,嘴里黄桃甜甜的气息,让我久久回味。

  车上大堤,右边,大江奔涌,左边,湖光跃金,江与湖,只是一堤之隔,却呈现出两种不同的生存状态。我忽有所悟,江以不竭的源泉润泽湖的枯荣,湖则以最广博的胸怀纳百川的清浊,江与湖才能动静相生,而生生不息。


  《 人民日报 》( 2018年09月15日 12 版)
(责编:冯粒、袁勃)

推荐阅读

阅来阅好——明星读经典,为你做海报
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谈到自己的读书爱好。我们从习总书记推荐过的书单中挑选了一些脍炙人口的经典名作,邀请王刚、王劲松、佟丽娅等为我们朗读其中的片段。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阅来阅好——明星读经典,为你做海报 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谈到自己的读书爱好。我们从习总书记推荐过的书单中挑选了一些脍炙人口的经典名作,邀请王刚、王劲松、佟丽娅等为我们朗读其中的片段。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

喜迎十九大,听这19位名家的文艺"初心"
广大文艺工作者们不忘初心,思索、探索、行动,开启了从"高原"迈向"高峰"的旅程。五年来,一批文艺名家做客人民网,聊创作心路,话人生感悟。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喜迎十九大,听这19位名家的文艺"初心" 广大文艺工作者们不忘初心,思索、探索、行动,开启了从"高原"迈向"高峰"的旅程。五年来,一批文艺名家做客人民网,聊创作心路,话人生感悟。 【详细】

名家诗会|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亲节|世界遗产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