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編后的《我的前半生》為什麼讓原著粉“炸了”?

2017年07月17日08:41  來源:信息時報
 
原標題:改編后的《我的前半生》,為什麼讓原著粉“炸了”?

近期最熱門的電視劇,非《我的前半生》莫屬。從數據上看,近期收視率徘徊於1.5左右,豆瓣評分目前7.2分,盡管不能算是國產劇中的佼佼者,也不能說它差。但《我的前半生》的反響口碑,卻分為了兩個戰隊。非原著書迷的普通觀眾認為尚可,是近期值得一追的國產劇﹔但原著粉以及亦舒粉看到改編成品卻要炸了,這哪裡是師太的《我的前半生》,改編后的電視劇隻不過是挂著同個名字,講著別的故事。所以,改編前后的《前半生》,究竟發生了什麼?

信息時報記者 蔡慕嘉

不能忍

子君變“作”,衣品教養全沒了

亦舒小說《我的前半生》講述的是生活安逸無憂的全職太太,在三十幾歲的年紀突然面臨丈夫劈腿、離婚等變故,養尊處優的她因而被迫重回職場奮斗的故事。改編后的同名電視劇,依舊是小說裡“離婚女性重新奮起“的故事框架,不過許多細節都變了。

先說說女主角羅子君,雖然小說、電視劇中她的日常都是逛街買衣,同是出手闊綽,但衣品卻是截然不同畫風。小說中的羅子君,是被姜太太慫恿買些時髦款,仍堅持“我是古老人,不喜歡款式”,認定有款式的衣服不大方,最終挑了兩條開司米呢長褲的人。而電視劇裡的羅子君(馬伊琍飾),著裝卻像是打翻了調色盤,經常各種紅綠紫黃粉等顏色混搭上身,怒刷存在感之余還有點刺眼,著裝花費可能不菲,但卻不夠大氣。直至播出10集之后,也即是離婚了,大家才覺得羅子君的衣品慢慢回來了。

外在被原著粉認為不搭,劇版羅子君的一系列所作所為也備受爭議。書裡時時刻刻保持著姿態好看的她,在電視劇中幾乎全面崩塌。羅子君雖然一直是沒有工作、沒有收入的全職太太,但從書裡的描述來看,她並不隻負責美貌如花,“家裡大大小小的事從不要涓生擔心,他隻需拿家用回來,要什麼有什麼。買房子裝修他從來沒操過心,都由我來奔波,到外地旅行,飛機票、行李一應由我負責,孩子找名校,他父母生日擺壽宴,也都由我策劃”﹔和丈夫一同外出應酬,也從不失禮於他,“打扮得宜,操流利英語”。而看看電視劇呢?羅子君將“角膜”和“腳膜”混為一談,差點給丈夫指導小孩做功課添亂,持家算不上﹔而且還終日不安,擔心丈夫有外遇,所以對丈夫年輕貌美的同事都充滿惡意。最經典的一幕如今已成為網絡熱議,羅子君跑到丈夫公司大鬧,當面扯下她誤以為是丈夫外遇的小姑娘身上的項鏈,過后不僅沒有悔意,還說道,“有一天你到了我的年紀,相比你的婚姻和你的家庭,教養是完全不值得一提的東西。”羅子君不僅品位沒了,連教養都沒了,成為亦舒粉、原著粉心裡最大的刺。

劇版還給羅子君安置了一個堪比《歡樂頌》中樊勝美的原生家庭,母親拿她當“長期飯票”,妹妹一家不斷向她索取。所以,這樣的羅子君,要怎麼“可愛”起來呢?

不想看

子君和閨蜜唐晶陷入三角糾葛

對比小說,改編后的電視劇在人物上做了加減法。比如,原著中羅子君育有一兒一女,但電視劇中僅有一個兒子“平兒”,從而造成離婚后男女方爭撫養權的場面。小說中可以說沒有絕對男主角,離婚后,羅子君也遇到形形色色的男人,從陳總達,張允信,可林鐘斯,到最后的翟有道……但電視劇設定,讓她在閨蜜唐晶(袁泉飾)及其男友賀涵(靳東飾)的幫助下重新振作。除了目前瘋狂追求她的公司同事、老實男人老金,她接觸更多的男人是賀涵。從劇情走向來看,羅子君、唐晶、賀涵有可能將迎來一段三角糾葛。

要知道,原著裡,羅子君和唐晶的閨蜜情雖然勝過子君子群的姐妹情,但除了幫助子君調整離婚后的心態,重新站起來,對於各自的感情並沒有太過越界。盡管羅子君一早知道唐晶有男友,但這位男友卻一直很神秘。而電視劇中,簡直要給新增人物賀涵頒個“最佳男友”獎。工作纏身,還頻頻被分配去處理羅子君的家務事,幫忙照顧她的孩子。難怪有網友調侃,“最好的閨蜜,就是把自己的男友送到你身邊,24小時隨傳隨到。”

人物加減,如果是在故事邏輯合理的情況下,相信大部分原著粉還是可以接受的。但是目前賀涵的加入,卻有可能讓該劇面臨三觀的崩壞:一個全職太太的前半生都是為了另一半在活,離婚后終尋得獨立,又陷入愛上閨蜜男友的困局?“世界這麼大,難道就隻有閨蜜男友?”“前半生結束了,圍繞著男人的后半生又開始了?”

《我的前半生》不是亦舒小說改編成影視劇的第一部,也不是改編作品中第一部有差評的。在此之前,由亦舒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玫瑰的故事》《流金歲月》,口碑也參差不齊。亦舒小說影視化,幾乎是公認的不容易,甚至是不討好。盡管如此,還是有幕后團隊前仆后繼地向她的作品伸出改編之手。

篇幅不長的《我的前半生》最終被改編成42集的電視劇,但從策劃到播出,前后卻歷經6年,到底難在哪?日前,信息時報記者分別對話該劇制片人黃瀾、編劇秦雯,了解這部《我的前半生》的前(改)半(編)生(史)……讓原著粉炸了的改編,她們是這麼看的。

第1難

花了兩年,找不到願意接手的編劇

《我的前半生》之前,黃瀾曾擔任過《大丈夫》《辣媽正傳》《虎媽貓爸》等電視劇的制片人。從目前來,《前半生》應該是她最“花”時間的一部。她透露,自己2011年開始著手策劃這部劇的改編。以前只是知道亦舒的黃瀾,出於工作需求開始去了解她的作品,亦舒作品給黃瀾留下的印象是,“每一部都不好改”,但她還是被《前半生》這個故事深深吸引,“我覺得主線非常吸引我,特別勵志,離婚之后尋找自我的這個點也特別好,總體來說,有比較適合電視劇化的主線故事。小說裡面還有很多有趣的人物。”但沒想到,一開始找編劇改編這關就遭遇不少阻礙,中間更經歷過簽約之后再解約的,“有人會說這個故事挺簡單的,我們也不知道能寫出什麼來。有些人就覺得,對離婚后再戰江湖的故事不感興趣,也很正常。”直到2013年,當時寫完《辣媽正傳》的編劇秦雯表示願意接下這個重任。

關於電視劇的主題設定,黃瀾、秦雯等幕后主創進行了一段長時間的摸索,從小說到電視劇,如何“做一些新的修訂”。黃瀾說,“亦舒講到的是關於女人如何重新尋找自我,我們提出來的《我的前半生》的想法,就是我們回顧自己的過去,然后展望未來,不念過去、也不畏將來。這個主題跟亦舒的書還是有一點不一樣。我們宣揚不止是女性,男性女性都想要學會情感獨立,找到人生方向,而不是依靠某一個具象的東西,金錢、事業或者婚姻。”被問及原著作者亦舒對於電視劇改編有無指導要求,黃瀾表示,“她也都是交給了出版公司,出版公司授權給我們,並沒有溝通。”

第2難

打磨三年將故事、人物本土化,

選咨詢圈有“私心”

定下編劇后,電視劇《我的前半生》進入三年的劇本打磨期。亦舒的小說是1982年出版,距今已30多年。由於原著背景設置在香港,電視劇也要做出相應改動。所以改編首先要做的就是將人物、故事進行革新、本土化。黃瀾表示,“小說描述的更多的可能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香港人的生活狀態,跟2010年后的內地還是有不一樣的。所以我們把一個養尊處優的太太,寫得並沒有那麼清淡超然,而是一個比較接地氣、有個性有焦慮的全職太太。唐晶也沒有像原來小說寫得那麼強大,她也有內心脆弱的地方。凌玲的角色在原著小說裡是一個三流明星,我們把她改成公司的同事,就是想去創造一些社會比較普遍見到的人物。”

小說中幾個主角在事業上幾乎毫無交集,但在電視劇裡卻被放到同一個圈子,黃瀾解釋道,“讓他們在一個行業中會比較熱鬧。賀涵成為陳俊生的上司,到后來子君成為陳俊生的下屬。這樣把人物關系和職業關系做交叉,會更熱鬧,也是戲劇本身需要出發。”至於把主角的職業劃到咨詢圈裡,黃瀾也透露,“我大學畢業時曾經夢想去咨詢管理公司工作,雖然未得償所願,但對其業務有一定了解,因此提議把職場背景放在咨詢公司。”秦雯也表示,“我身邊有一些咨詢圈的朋友,我了解他們的一些生活。”為此,黃瀾和秦雯也去做了很多職業採訪,去市場調研公司、咨詢公司,找各個級別的工作人員面談,畫公司組織結構圖,了解他們的薪酬水平和生活方式,還收集了各種案例的PPT。

(蔡慕嘉)

(責編:湯詩瑤、陳苑)

推薦閱讀

父親節:用文學經典致敬“父愛”
父親節到來之際,“文藝星青年”特別為您送上由演員王剛、郭曉東、劉昊然傾情朗誦的三篇致敬“父愛”的文學經典,在平平仄仄的歲月裡,找尋峰回路轉的光陰故事。【詳細】
名家詩會|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親節|世界遺產大會父親節:用文學經典致敬“父愛” 父親節到來之際,“文藝星青年”特別為您送上由演員王剛、郭曉東、劉昊然傾情朗誦的三篇致敬“父愛”的文學經典,在平平仄仄的歲月裡,找尋峰回路轉的光陰故事。【詳細】

名家詩會|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親節|世界遺產大會

對話秦海璐:我對《白鹿原》問心無愧
《白鹿原》作為秦海璐產后復出的首部作品,她在劇中的精湛演技再一次受到了觀眾的肯定。仙草這位關中賢惠優秀的傳統女性在她的詮釋下更加鮮活立體,一個眼神、一句台詞、一個動作都拿捏得恰到好處……【詳細】
名家詩會|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親節|世界遺產大會對話秦海璐:我對《白鹿原》問心無愧 《白鹿原》作為秦海璐產后復出的首部作品,她在劇中的精湛演技再一次受到了觀眾的肯定。仙草這位關中賢惠優秀的傳統女性在她的詮釋下更加鮮活立體,一個眼神、一句台詞、一個動作都拿捏得恰到好處……【詳細】

名家詩會|文化名人|男神致敬父親節|世界遺產大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