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化>>媒体联播

戏曲周边如何火?脑洞越大越“圈粉”

2015年12月29日08:19    来源:北京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戏曲周边,脑洞越大越“圈粉”

  动画短片《戏瘾患者》

  明年一月,周小姐要出国学习一段时间,可为国外朋友准备什么有特色的北京礼物,她犯了难。“原本想,京剧最能代表北京特色、北京文化,可是和京剧有关的礼品都没什么创意,主要就是各种玩偶,瓷的、绢的、塑料的,要么就是水杯、T恤、鼠标垫这些老一套……”她逛了好几家市场,也看了不少网店,还是没有选到合适的礼物。其实,犯愁的不只是周小姐,许多戏曲从业者和爱好者,也在为开发戏曲周边而绞尽脑汁。

  网络众筹带火衍生品

  在前门的“北京礼物”品牌店,翰墨青衣动漫工作室推出的38元小花旦钥匙扣,虽然形态可爱,但却算不上是热销产品,一天也卖不了几个。

  翰墨青衣动漫工作室负责人朱龙斌说,工作室2012年成立的初衷,就是把京剧舞台上的戏曲人物,用动漫转化成年轻人喜欢的形象,并通过这些人物来制作衍生品进行销售。他们推出的戏曲人物,与传统京剧脸谱、人物已大不相同,每个人物都设计得很萌。但由于还是在传统市场上以传统手段进行销售,几年下来,他们推出的100多个人物及其衍生品,效果一直不尽如人意,平均每个月销售额也就两三万元。销售不景气,资金回笼慢,让朱龙斌不敢扩大规模,“这种代销模式你铺得规模越大,前期投入的资金就越多,而我只能这么慢慢地小投入、小循环。”

  这种惨淡,并非朱龙斌的“专利”。当下许多经营戏曲周边的商家都与他一样,面对冷清的市场,也和他一样在挣扎。

  传统市场不好走,新型的网络市场如何呢?前不久,朱龙斌在网上发起了两次众筹,一次是众筹戏曲人物抱枕,一次是众筹戏曲人物鼠标垫,虽然都是相对传统的产品,但出乎意料的是,两次众筹居然都成功了。抱枕原计划众筹3万元,结果在一个月时间里超额完成任务。鼠标垫原计划众筹5000元,最后筹到了1万元。虽然不过只是几万元,但也让朱龙斌备受鼓励,“还是应该多想办法,多走一些以往没走过的路,没准就有惊喜呢!”

  京剧漫画变成畅销书

  “嘛呢?”

  “看京剧。”

  “啥戏?”

  “俩腹黑老头欺负一个小寡妇,没溜儿皇帝调戏小萝莉,叱咤风云老大王晚上回家跪搓板……”

  从《说段京剧你听吗——胖不墩儿超萌京剧漫画》的这段宣传语,就可以看出这是一本相当没溜儿的书。当然,也可以说这是一本会“演戏”的书,漫画作者胖不墩儿用自己的语言加上漫画,把人们耳熟能详的京剧经典《龙凤呈祥》《大·探·二》《游龙戏凤》等作品都做了一番重新解读。《大·探·二》讲的是明朝穆宗刚死的那些年,家中“窝里斗”的故事;《龙凤呈祥》讲的是孙权为了要回荆州,跟周瑜两人定了个美人计,骗刘备来结婚。谁知,嘿,这婚还就结成了……惟妙惟肖的人物、风趣幽默的语言,让许多完全不懂京剧的读者爱不释手。

  严格来说,胖不墩儿算不上戏曲人,只能说是一个爱画画的戏曲爱好者。她在网上用自己的方式解读京剧也纯粹是觉得好玩儿,可没想到这好玩儿居然玩儿出了名堂。因为在网络上备受追捧,北师大出版社的编辑找上了她,要给她出书。其实出书也没什么,现在看书的人这么少,这么一本冷门儿的书,也不知道能卖几册。出乎意料的是,这一卖就是两万多册,俨然成了畅销书。

  书还热乎着呢,胖不墩儿在网上又红了,她画的漫画版《舌尖上的京剧》又红了。在这个系列漫画里,自诩为吃货的她脑洞大开,将京剧和美食结合起来。《霸王别姬》里的虞姬自刎,躺下变成一条红烧鱼;《昭君出塞》中冒雪出塞的红衣昭君,变成了一盘糖拌西红柿……戏曲策划人谢岩经常会忍不住念叨,要是多几个胖不墩儿这样的人,京剧推广会容易得多。他们有着热爱戏曲的心,又能以业外的眼光来审视这门艺术,再用自己的智慧去包装这门艺术,有时一个信手拈来的作品,甚至比国有院团的一部大戏更能为戏曲“圈粉”。

  京剧动画引来国外粉丝

  正在繁星戏剧村举办的“戏梦浮生——戏曲主题艺术展”上,动画短片《戏瘾患者》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虽然只是用草图一般的线条勾勒而成,但那些不同行当的戏曲人物,举手投足都一板一眼,从里往外透着股潇洒劲儿,让人格外理解剧中那位主人公怎么会成为戏瘾患者。

  这部短片的作者邹四维,是科班出身的京剧演员——国家京剧院的花脸演员。从小喜欢画画的他,喜欢在业余时间画京剧人物漫画。与别人不同,他笔下的京剧人物有更多日漫的影子,“作为一个京剧从业者,我知道京剧不只是优雅的,还有它的暴力美学和酷炫之处。”当邹四维把自己业余爱好的成果发到网络上时,立刻吸引了许多人的关注,甚至还有不少国外的粉丝。他对京剧形象独特的解读,还吸引了日本企业的关注,一家企业邀请他为蒙奇奇和HELLO KITTY设计京剧形象衍生品。一个京剧花脸演员俨然成了一个设计师。

  与日本企业的接触,也让邹四维对衍生品开发和知识产权有了更多认识。他说,现在戏曲周边之所以千篇一律,就是因为开发者只在行业下游下功夫,而忽略了上游的重要性,“现在戏曲衍生品往往是从舞台上的真人演出,直接转化成衍生产品。那些动漫形象虽然萌,但这个过程太生硬,受众自然很难接受。”他认为,要想做好戏曲周边的开发,不能像现在只是用现有的公共IP去开发,而应该有独特的自有IP,才具有不可替代性。

  “我要创造出属于我自己的IP,并以此为核心做有创意的京剧周边产品。”眼下,邹四维正在筹备制作一部京剧动漫剧集。“在这个圈子里,成天总听人说京剧要怎么创新改革,但花了很多钱,做了很多戏,效果似乎也不太好。我想试试看,能不能凭借一己之力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他的话听上去有点狂,而且京剧演员推出自有IP也并不易,但中国戏曲传承正需要这样敢于脑洞大开的年轻人。(本报记者 牛春梅)

(责编:陈灿、陈苑)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