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文化>>文化专题>>文艺名家话“精神故乡”系列访谈>>吴正丹

“肩上芭蕾”吴正丹:用杂技演活《天鹅湖》

2015年09月22日19:17    来源:人民网-文化频道    手机看新闻

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演员吴正丹做客人民网(人民网 王鹤瑾 摄)

【编者按】今年10月15日是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一周年,值此之际,人民网文化频道特别推出了“回望文艺工作座谈会一周年—文艺名家话精神故乡”系列访谈。近日,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国家一级演员吴正丹做客人民网访谈。回忆起去年参加文艺座谈会的经历,吴正丹自称因为自己太年轻,站在一堆艺术家前辈中,面对着习总书记时,心情忐忑,如履薄冰。吴正丹称,文艺座谈会后的一年来,杂技界的创作导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切要靠真实力说话。人生如逆水行舟,吴正丹明白这个不进则退的道理。在她看来,艺术无止境,即使成名,艺术造诣上还要接受更大的挑战,文化理论修养上也有必要再回校园加强。

人生之幸 座谈会是最美好的回忆

在接受人民网访谈时,1981年出生的吴正丹一直笑吟吟地谦称,“我在参会代表里面算是比较年轻的”。据吴正丹回忆,“我突然接到通知说要赶赴北京开一个重要会议,仅仅是一个电话的口头通知。开什么会也不知道,穿什么衣服也不知道,只是告诉我第二天一早必须坐上飞机,我还是在机场临时现买的票。”到了参会当天,吴正丹一行72个人分乘4-5辆中巴车开赴会议现场。吴正丹一边回忆一边微笑着说:“后来才知道,其实不光是我,很多同行的艺术家也不知道会议的具体内容。我听说作协主席铁凝都已经到了奥地利,结果下了飞机接到通知,她是连忙买机票飞回来的。”

吴正丹说,习总书记亲自主持的会议,长达三个多小时的过程中,包括一些老艺术家在内的所有人没有一个起身的,大家都在安安静静、仔仔细细地聆听。“习总书记先把他的一些成长经历与我们分享,我觉得一下子就贴近了距离。我看了一下周围的艺术家前辈们,我能够成为其中一员,觉得是一生中最美好的一段回忆。”

风气之变 踏实创作靠真本事说话

谈及文艺工作座谈会后其自身以及杂技界的新变化,吴正丹表示:“我要更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在自己的艺术领域里去追求,去攀登艺术高峰。国家能够给予我们这么高的认可,这么好的一个平台,一直在推着我们往上走,我们真的很幸福。只有在祖国的怀抱里,才能够有这么强大的激励氛围。”

吴正丹坦言,以前很多人一提杂技,就觉得老、旧、土、俗,仿佛一切形容落后的东西,都能与杂技行业都能沾上边,“有时候,我会觉得杂技演员付出了这么多,为什么人们对它的概念还停留在几十年前的样子,其实现在的杂技已经不一样了”。最大的变化就来自于人心的变化。吴正丹指出,在文艺座谈会后一年的时间里,整个艺术行业的从业者都开始踏踏实实地搞创作,不再像以前那样热衷于参加些大型晚会。“现在你要靠实力,靠真正的业务本领,才能够站得住脚。我看到很多杂技团的创作导向都发生了质的变化。”

文艺座谈会上,习总书记还指出了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对于这一现象,吴正丹也是看在眼里,她表示:“有些团体觉得只要一场表演能上台演出了,就赶快推向市场,赶快去产生价值,创造经济效益。但是,人们往往忘记了去打造出精品,你的作品要是只是一个泛泛的、很平凡的东西,是不可能产生很好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回归到杂技演员自身的层面,吴正丹坦言,为了攀登高峰,杂技演员需要在综合能力与素质上,个人的艺术修养上面加强。“一个作品的好与坏,直接体现就是当演员在台上呈现的时候,他是不是给观众以美的享受。打个比方,比如我的代表作肩上芭蕾,假如我的外形非常不符合芭蕾舞演员身材,可能就算我的脚尖能立在肩膀上,可能也不高级、不漂亮。你基本上符合了芭蕾舞的要求,同时又能够达到杂技演员所具备的素质,这两者结合以后,你就创造出了不可能。只有这样,杂技界与舞蹈界才都会觉得你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进击之勇 艺术无止境将读研深造

17岁时,吴正丹从辽宁体委退役,来到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开始了她的人生新起点。通过多年的刻苦练习,吴正丹终于练就了绝活“肩上芭蕾”——巧妙地将芭蕾与杂技相结合,并创造性地实现了足尖站肩、足尖站头顶,360度转体等高难度动作。24岁时,吴正丹成功地将一出中国杂技《东方的天鹅》扬名海内外,并一口气拿下第五届全国杂技比赛金狮奖首奖、第26届摩纳哥蒙特卡罗国际杂技大赛最高奖“金小丑奖”等一系列荣誉。

梅花香自苦寒来。吴正丹心里清楚,只有经历过饿其体肤、劳其肌骨的千锤百炼,才能获得成功。肩上芭蕾初创于1998年,团体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大胆设想能否把芭蕾舞移植到在肩膀上、头顶上跳。“最早我也是认为,演杂技时穿上芭蕾舞鞋就是把两者融合了。其实不是的,你仅仅穿上芭蕾鞋,是永远也跳不过芭蕾舞演员,永远也达不到芭蕾舞演员的质感和艺术修养。杂技到底是什么?杂技就是要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把不可能做到可能。”在“人无我有”的观念指引下,吴正丹开始了艰苦地摸索。“几乎每天的训练,都在十个小时以上。我就在宿舍、餐厅和练功房之间,过着三点一线的生活。每天上午训练以后,觉得自己像瘫软了一样,下午又要挣扎着起来,下午练完以后,晚上还要继续。”终于,吴正丹在肩膀上站了起来,从双脚到单脚,再到旋转,一点点加大难度。

最大的煎熬来自于吴正丹的合作伙伴,也就是她的人生伴侣魏葆华的伤病。由于着力点小,魏葆华的肩头要承受脚尖的巨大压力,每天达几百次之多。“他的肩膀已经磨得血肉模糊,而且每天稍微结一点痂,就会被我一个旋转动作而拧掉”,吴正丹痛在心里,两人经常因为是否坚持而争吵不休,以至于团里的领导开玩笑称他们是一堆相声演员。

习总书记还勉励文艺工作者,要志存高远,随着时代生活创新,以自己的艺术个性进行创新。对此,吴正丹也是牢记在心里。吴正丹说,肩上芭蕾至今已经有十六七年了,她依然觉得艺术无止境。在拿下一座座奖杯后,吴正丹、魏葆华又向杂技版《天鹅湖》发起挑战和冲击。“《天鹅湖》从排的那一天起,就有很多人觉得我在成名后还去挑战,简直是疯了。还有人在质疑,杂技演员以前从来没有人去塑造过人物。但杂技这个行业就是这样,就是要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不断地去创新。这种创新就又要结合现在当下的时代的发展,表演者也能在心灵上获得得到更大的满足。”功夫不负有心人,《天鹅湖》也大获成功,蜚声海内外。

今年,吴正丹又给自己定了一个新目标,他和丈夫打算10月份去念研究生,现在正在紧张地复习当中。“这么多年我一直是在实践当中去摸索,现在需要在思想上、理论上去加强。也只有这样子,将来才能够把你心中所有的东西表达出来,告诉给后辈的杂技同行们。”吴正丹仍旧是微微一笑,也很真诚。(唐平)

(责编:王鹤瑾、许心怡)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